<ins id="rdw61x"></ins><sup id="rdw61x"></sup><i id="rdw61x"></i><del id="rdw61x"></del>
    <li id="bvt0ze"><em id="bvt0ze"><style id="bvt0ze"></style></em><strike id="bvt0ze"></strike></li><thead id="bvt0ze"><noscript id="bvt0ze"><bdo id="bvt0ze"></bdo><kbd id="bvt0ze"></kbd><code id="bvt0ze"></code><acronym id="bvt0ze"></acronym><tr id="bvt0ze"></tr></noscript><div id="bvt0ze"><q id="bvt0ze"></q><label id="bvt0ze"></label></div><dd id="bvt0ze"><ul id="bvt0ze"></ul><li id="bvt0ze"></li><code id="bvt0ze"></code></dd><dl id="bvt0ze"><noframes id="bvt0ze">
    • <tt id="bvt0ze"><tfoot id="bvt0ze"></tfoot><noscript id="bvt0ze"></noscript></tt>
      1. 首頁 》正文
        古籍出版:從“人才荒”到引得來留得住
        2018-11-14 08:17:41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從鳳凰出版社個性化用人之道看出版改革

              在被認爲是小衆的古籍出版界,人才缺乏始終是一個揮之不去的難題。然而改革開放40年來,轉企改制使古籍出版社擁有了自主選人、用人的權力,“人才荒”有所緩解,更推動我國古籍整理出版工作邁上新台階。數據顯示,新中國成立以來出版的古籍整理圖書近3.6萬種,近90%的古籍圖書都是改革開放40年來出版的。

         

               40年的輝煌成就,離不開一批優秀的古籍人才。地處南京的鳳凰出版社便是一個典型案例。2009年轉企改制的鳳凰出版社,憑借穩定的人才隊伍,改變了過去缺人、少錢、庫存大的狀況。如今,鳳凰出版社連續四屆榮獲中國出版政府獎圖書獎、連續10年入選國家重點出版項目省內排名第一……

         

               選人才,編輯學科結構趨合理

              據介紹,目前鳳凰出版社29位編輯中,有9位編審、7位副編審,含7位博士、17位碩士、5位本科生,學科涵蓋古典文獻、古代文學、古代曆史等各個學科。作爲一家不足50人的“小單位”,這樣的人才隊伍令不少古籍社眼熱。

         

              然而時光倒退至1984年,當時還叫江蘇古籍出版社的鳳凰出版社,僅有員工七八人。至2002年更名時,員工也不過18人。人員少、部門缺、庫存大、沒錢出書的狀況,至今令在該社工作28年的鳳凰出版社原社長姜小青記憶猶新。

         

              回憶2006年開始“招兵買馬”的情景,時任總編輯、法人代表的姜小青說,在市場經濟大潮下,轉企改制的改革要求,裹挾著鳳凰出版社不斷改變思想觀念,那就是敞開大門,向社會公開招聘符合需求的編輯。

         

              一番討論之後,一個樸素的原則定了下來,即將熱愛並有志于本專業的人才列爲首要人選。

         

              200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宋史專業的碩士汪允普,向鳳凰出版社投來簡曆。通過鳳凰出版傳媒集團的筆試後,這位“一心南下”的碩士引起姜小青的注意。在得知其十分熱愛所學專業,但擔心在北京落戶有難度時,姜小青心中暗喜,並專程到北京與其進行面談。

         

              如今,汪允普已是鳳凰出版社的骨幹編輯,並擔任社裏中層幹部,他編輯的《黃式三黃以周禮學文獻輯箋》《明代宦官資料長編》等圖書,得到了學界認可,目前,他正在主持大型古籍整理項目《清經解》(校點本)的編輯工作。

         

              其實在鳳凰出版社,像汪允普這樣雙方“一拍即合”入職的人不在少數。自2006年開始招聘起,已有近30位年輕人走進鳳凰出版社,這批年輕人已經成爲鳳凰社古籍出版事業的骨幹,大多數的年輕編輯都主持著一項或多項國家重點圖書規劃項目的編輯出版。“我看中他們不爲‘稻粱謀’,而是對古籍整理、古籍出版事業真正的熱愛。”姜小青說。

         

             “成立30多年的鳳凰出版社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高學曆編輯從來沒有這麽多,編輯學科的結構從來沒這麽整齊。而這完全得益于國家改革開放政策,讓鳳凰出版社有了自主選人的機會。”姜小青說道。

         

              用人才,“小社”也能獲大獎

              有了這樣一批優秀出版人才,鳳凰出版社可見的另一變化是,古籍專業出版能力明顯增強,目前已成爲國內少數幾家能夠持續不斷出版大型文獻整理的專業古籍出版社之一。

         

              據統計,鳳凰出版社入選國家“十二五”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有20項,入選國家“十三五”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有19項,近5年來,入選國家出版基金項目9項、入選國家古籍整理出版專項經費資助項目41項……

         

              此外,《冊府元龜》(校訂本)、《趙翼全集》、《陝西神德寺塔出土文獻》、《李太白全集校注》等圖書榮獲中國出版政府獎,《全元文》《陸士衡文集校注》《宋代文學編年史》《文心雕龍解析》等榮獲中華優秀出版物獎。

         

              “小社”也敢接大項目,也能獲大獎,與國家對于古籍整理工作高度重視密切相關。姜小青說,改革開放後,國家恢複了全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領導小組,設立了古籍整理出版專項經費和古委會項目等資助方式。在此背景下,有著人才優勢的鳳凰出版社,可謂天時、地利、人和。

         

              主持鳳凰出版社15年出版工作的姜小青說:“社裏鼓勵年輕編輯去獨立策劃組織國家級重點選題。對于這些重點選題,社領導只在社會效益、學術價值等幾個關鍵問題上提要求,而不給他們經濟上的壓力。目前,鳳凰出版社的數十項國家各級重點圖書選題規劃,許多都是由年輕編輯策劃和組織的。”

         

              對此,南京大學古典文獻專業博士畢業的林日波深有體會。他仍然記得2009年入職鳳凰出版社時社長姜小青說的那句話:“我們的單位雖然不大,但可供你發揮的平台一點也不小。”

         

              入社後,林日波的專業優勢得到極大發揮,他主持編輯的《朝鮮時代女性詩文集全編》《閩中理學淵源考》《玉海藝文校證》《文選舊注輯存》等圖書,屢次獲得全國、華東地區古籍優秀圖書獎。他本人也成爲首屆宋雲彬古籍整理青年獎·編輯獎的唯一獲得者。日前,林日波又被破格評爲編審,並于今年進入了出版社領導班子。

         

              “國家有支持,企業要做的就是爲年輕人提供機會,讓他們有能夠實現自身價值的舞台。”姜小青說道。

         

              留人才,出版社在質變中強壯

              周期長、專業性強、收入較低,跟蹤出版一部“大書”,編輯也許會從滿頭青絲“熬到”滿頭皓雪……

         

              業界對從事古籍整理與學術出版編輯的生動描述,讓不少已從事古籍出版的年輕人轉向他業。而人員的頻繁調動,特別不利于那些周期長、專業性強、規模大的重點古籍圖書出版。

         

              怎樣留住這些來之不易的寶貴人才?營造風清氣正的工作環境很重要。轉企改制後,不講經濟效益難以生存,但出版單位一味追求經濟效益則無異于“自掘墳墓”。在鳳凰出版社,  無論是考核還是激勵機制,均強調社會效益優先,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有機結合。在這樣追求高質量發展的工作氛圍下,編輯人才“有爲”就“有位”。除此之外,出版社爲編輯提供一切可能的培訓、學習機會,鼓勵各類在職學習。

         

              引人關注的是,鳳凰出版社還爲編輯參加各類學術活動一路開綠燈,甚至要求多名編輯結合自己所學專業與實際工作需要,定人緊跟國內幾大學術團體,參加每屆年會,了解學術動態,結識專家學者,提高專業水平。這幾年,該社有幾名編輯被一些學術團體吸納爲理事,有的還成爲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的課題參與者。

         

              在出版界人才流動較快的今天,鳳凰出版社秉持編輯不是社裏“私有財産”的管理理念,反而使鳳凰出版社保持了較高的人員穩定度。據了解,自鳳凰出版社開始陸續招聘和引進年輕人以來,僅有幾名編輯因家庭等特殊原因離職。

         

              “要留住人才,就要在培養上下功夫,光使用不培養,留不住人才。”姜小青說。

         

              人才隊伍的穩定,讓鳳凰出版社多年存在的缺人、少資源、沒錢出書的狀況得以徹底改變。近5年來,出版社銷售規模、利潤不斷增長,每年都完成了集團下達的經濟指標,2017年,一個不足50人的古籍專業“小社”,實現利潤300多萬元……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出版業轉企改制讓企業有了自主用人權,而健全的人才管理機制,使鳳凰出版社不僅解決了自身人才缺乏之痛,也在質變中逐漸強壯。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