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fjqfns"><style id="fjqfns"><center id="fjqfns"></center><span id="fjqfns"></span></style><th id="fjqfns"><ul id="fjqfns"></ul><font id="fjqfns"></font></th></tr>
    <thead id="fjqfns"><div id="fjqfns"></div></thead><dt id="fjqfns"><legend id="fjqfns"></legend><abbr id="fjqfns"></abbr><b id="fjqfns"></b></dt><optgroup id="fjqfns"><del id="fjqfns"></del></optgroup><acronym id="fjqfns"><noscript id="fjqfns"></noscript><address id="fjqfns"></address><optgroup id="fjqfns"></optgroup></acronym>
            首頁 》正文
            古籍出版重“道”更要重“術”
            2019-05-31 08:28:27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一次選題策劃會引出行業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古籍出版重“道”更要重“術”

             

                   老總們認爲,古籍整理與古籍出版密切相關,但畢竟分屬兩個不同系統,前者應側重稿件質量,後者應側重圖書質量。研究課題及成果應著眼于典型案例,著重解決古籍出版編輯中“術”的不足。

             

              “古籍出版編輯學曆高,但並不代表實戰能力強。”3月9日,在南京舉辦的“古籍出版專題研究”研討會上,鳳凰出版社原社長、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江蘇文脈編輯出版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姜小青這樣感慨。

             

              這次研討會實際上是邀請古籍出版社老總們參與的一次圖書選題策劃會,因由來自姜小青2017年獲得中宣部“全國宣傳系統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工程”專項資助課題。如何用好國家給予的專項經費,從事古籍出版工作近30年的姜小青認爲,借助古籍出版社老總們的“腦力”,出版一本有助于古籍編輯工作的實用性圖書,比自己寫一本學術專著更有意義。

             

              姜小青的想法一提出,立即受到與會古籍出版社老總們的熱烈響應和支持。多年來,人們習慣了古籍整理與古籍出版之間的共性,這讓古籍社老總們愈發認識到,忽略兩者之間的差異和側重點,往往是導致古籍編輯實戰能力趨弱的主要原因之一。

             

              廣陵書社總編輯曾學文說:“我是從編輯做起的總編輯,深感實例講解對解決編輯工作難題的重要性。”

             

              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長高克勤也認爲,古籍編輯普遍反映古籍出版培訓班上收獲最大的,是總編輯們講解的實戰例子。比如,怎麽策劃選題?怎樣編輯加工?怎樣宣傳營銷?完全從一個古籍編輯視角出發,很容易引起共鳴。

             

              選題得到大家的肯定,什麽樣的書名,組織怎樣的文章,又成了老總們熱議的第二個問題。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副總裁彭衛國說,書名可以叫《古籍編輯釋例》。書中配有書影,讓年輕的編輯看看當時稿子是怎麽改的。書中還可以印有二維碼,讓更豐富的圖書加工過程和方法借用數字影像技術呈現出來。

             

              “古籍整理與古籍出版是有區別的。”一直聽著大家發言的巴蜀書社社長林建說,“近些年社裏招聘的編輯普遍存在基本功弱的問題,可是現實中古籍出版業務指導性強的圖書幾乎沒有。盡管高校培養研究生也教‘術’,但不是古籍出版的‘術’,這個選題非常適合古籍出版社的現實需求。”

             

              重“道”更要重“術”,是與會古籍社老總們的共識。老總們認爲,古籍整理與古籍出版密切相關,但畢竟分屬兩個不同系統,前者應側重稿件質量,後者應側重圖書質量。研究課題及成果應著眼于典型案例,著重解決古籍出版編輯中“術”的不足。

             

              正在從事古籍出版口述史研究的中華書局原副總經理余喆建議,可以關注中華書局微信公衆號轉發的年輕編輯的做書體會,年輕編輯與年輕編輯容易溝通。

             

              不求全面,只重視解決古籍出版中存在的問題,中國對外翻譯有限公司總經理、“古籍辦”原常務副主任、中華書局原副總經理黃松的提議,得到姜小青的積極回應。姜小青說,如果這本書中有幾篇文章,能夠對年輕古籍編輯稍有一點點幫助,這本書的出版目的就實現了。

             

              那麽怎樣編輯這本書?是老總們討論的第三個環節。曾學文、余喆建議進行圖書分類編輯,比如名家論出版、總編輯審稿意見……中國書店出版社總編輯馬建農建議分三部分,即重新認識古籍出版研究的重要性;厘清古籍出版的編輯規律及需要注意的問題;列出典型案例,比如審讀報告、編輯加工方案等。

             

              有共識,也有分歧。在推動古籍出版列入研究領域共識下,與會古籍社老總們還呼籲,要重視古籍出版理論、方法研究,特別要強調古籍整理理論與古籍編輯實踐相結合,要重視古籍編輯實戰技能培養等。一個圖書選題策劃會,不知不覺間成爲解決問題的交流會;一群從事古籍出版的人,由于共同熱愛的事業又一次走到了一起。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