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y9ur0m"><noframes id="y9ur0m">
      <span id="y9ur0m"></span><big id="y9ur0m"></big>
          <strike id="y9ur0m"></strike><form id="y9ur0m"></form><small id="y9ur0m"></small><dl id="y9ur0m"></dl><option id="y9ur0m"></option><bdo id="y9ur0m"></bdo><noframes id="y9ur0m">
          1. 首頁 》正文
            古籍整理出版在規劃中走向輝煌
            2019-10-06 00:09:33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本月初,第34屆全國古籍出版社社長年會在福建福州召開,會議對2011—2020年國家古籍整理出版情況進行了梳理,對未來各古籍出版社古籍整理出版的重點發展方向和重點選題儲備作了彙報,對編制下一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提出了建議。(9月6日《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這是一個令人喜悅和振奮的會議。不爲別的,只爲我國古籍整理出版事業的輝煌成就。這次會議表明,我國已基本完成了2011—2020年古籍整理出版規劃的任務,正開始著手編制下一個十年的古籍整理出版規劃。

             

              我國的古籍是中華文明燦爛的表征,是悠久的中國文化的載體,是中華民族永遠依戀的一個精神家園,也是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産。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古籍整理出版事業也走過了光輝的曆程,取得了輝煌的成就。那麽,究竟是什麽法寶造就了這樣的成就?這是一個值得提出並深入思考的問題。依筆者的看法,就是兩個字:規劃。說到規劃,自然就不能不提到我們黨和國家對于古籍整理出版事業的初心。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政府對于古籍整理出版事業始終非常重視。早在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同志就指示點校《資治通鑒》和“二十四史”。1958年2月,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在北京召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成立大會,時任文化部副部長的齊燕銘擔任小組組長。在這次會議上,確立了我國古籍整理出版的基本方針,形成了新中國第一部《整理和出版古籍計劃草案》。從此,我國的古籍整理出版工作在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的領導下,按照規劃安排,有序開展起來。改革開放以來,古籍整理出版事業更是得到快速發展。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古籍整理出版十年規劃與國家發展規劃銜接起來,呈現出更加鮮明的國家色彩,取得了一批又一批古籍整理出版的重大成果。

             

              縱觀新中國古籍整理出版的輝煌成就,不能不看到規劃所蘊藏的巨大價值和所發揮的神奇力量。規劃,顯示了黨和國家對古籍整理出版事業的高度重視,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推動文化發展的優越性。規劃,也尊重了古籍整理工作的學術性,保證了古籍出版工作的專業性。一句話,科學地制定規劃,穩步地執行規劃,這就是新中國古籍整理出版事業之所以能夠取得輝煌成就的法寶。毫無疑問,只要繼續運用好規劃這個法寶,我國未來古籍整理出版事業,必將一如既往地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