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正文
        助力古籍傳播數字化專業化大衆化
        2019-10-16 20:20:57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籍合網:助力古籍傳播數字化專業化大衆化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家領導人對古籍整理事業給予了高度重視,“二十四史”和《清史稿》點校出版。改革開放後,中共中央發布了《關于整理我國古籍的指示》,明確指出:“整理古籍,把祖國寶貴的文化遺産繼承下來,是一項十分重要的、關系到子孫後代的工作。”

         

          古籍是先輩留給世人的寶貴精神文化遺産,而古籍數字化則是古籍保護與傳承發展的重要手段。作爲古籍整理的門戶網站,籍合網依托中華書局的豐富資源和古籍整理經驗,通過多種類型的古籍數字化産品,形成以古籍整理爲核心、知識服務爲脈絡的綜合型數字化平台,爲古籍整理工作注入新血液、增添新成效、開創新局面。

         

          古籍上網 成果展示數字化

          古籍數字化工作,在促使古籍得到全面開發和利用的同時,也是世界文化遺産保護的重要措施。“古籍的數字化開發與整理,這是一個千秋事業。”中華書局總編輯顧青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采訪時道明了古籍數字化的時代意義。

         

          早在2001年,中華書局便開始著手數字化工作,進行了“中華古籍語料庫”項目的可行性研究。2003年,“中華古籍語料庫”正式啓動,同年古籍資源開發部成立,古籍數字化工作自此全面展開。2014年,中華書局推出大型整理本古籍數據庫産品——“中華經典古籍庫”,並將著眼點放在爲專業用戶和喜愛傳統文化的讀者提供高質量的整理本古籍內容服務。

         

          2015年,在中華書局古籍資源開發部的基礎上,古聯(北京)數字傳媒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並專注于開發、運營古籍類數字産品。2018年,古聯公司推出資源類型多元化的數據庫和古籍整理工作平台等在線系統,並統一整合至籍合網。

         

          可以說籍合網從誕生伊始便帶著古籍整理數字出版的使命。作爲一個綜合性服務平台,籍合網將古籍書目、古籍整理本、版刻圖像、石刻拓片、文史類辭書、學術論著、影像資源等一網打盡。

         

          其中榮獲第四屆中國出版政府獎的“中華經典古籍庫”網絡版,作爲籍合網的“招牌菜”,服務大學、中小科研院所、企業用戶及有專業需求的個人用戶。目標用戶可以自由切換至原書圖像閱覽,並實現注號跳轉、引文格式自動生成、筆記、高級檢索等系列功能。

         

          “中華經典古籍庫”計劃每年推出一期數據。截至2018年年底,已經完成6期數據加工,總計2694種圖書,其收錄並展現的數字資源涵蓋經、史、子、集各部。此外,籍合網還囊括《中華文史學術論著庫》《文史工具書數據庫》《古籍書目數據庫》,以及《中華木版年畫數據庫》《曆代進士登科數據庫》和完成更新的《中華石刻數據庫》等不同門類的10個專題數據庫。

         

          專題數據庫産品涵蓋了古代人物、中醫古籍、宗教與信仰、曆史地理、藝術與民俗、出土文獻等多個大類。顧青說:“在追求大數據量的同時,更要追求高質量,這是我們所有工作的思路。可以說這些數據庫是對古籍等曆史文獻資源的再現和加工,也是古籍再生性保護的重要手段,代表著古籍整理的未來方向。”

         

          古籍衆包 開拓編校新路徑

          在古聯公司的文獻編纂部,記者和部門主任朱翠萍一起體驗了一把古籍整理的新模式——古籍衆包整理與編輯。一進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排與辦公室齊高的書架,書架上分門別類地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古籍。朱翠萍打開了電腦上的古籍整理工作平台,在“我創建的項目”中向記者介紹《中華大藏經續編》漢傳撰著部的流程列表,並演示了衆包的編輯流程。記者看到,相較以往的編校流程,古籍衆包的新路徑在保證編校質量的同時極大地縮短了古籍整理出版的時間。

         

          籍合網平台的搭建創造性地實現了資源、技術、人才的三位一體,宣示古籍整理出版“電子3.0時代”的來臨。“在電腦應用之前,文獻的整理者往往是將版刻圖書複印下來,在上面進行加標點、校勘等工作,然後經過出版社編輯、排印出來。”古聯(北京)數字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洪濤向記者介紹說,3.0時代,徹底跳脫了紙的束縛,以數字化的形式進行古籍整理和內容加工,也以數字化的形式發布到網上。從數據處理到編輯加工,再到出版並呈現到讀者面前,完全脫離了紙質媒介。更快速、更方便,可容納類型更豐富的古籍整理出版方式應運而生。

         

          在線編校平台利用社會資源和技術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編輯工作的速度。朱翠萍說,在數字化呈現方式下,每個編審環節都絲毫不能懈怠。“古籍整理是一個很枯燥,也很耗時、耗精力的工作,需要有滿腔的熱愛和一絲不苟的工作精神。”

         

          衆包古籍整理平台構建起一座讀者與作者之間雙向互動的橋梁。洪濤表示:“大家可以貢獻資源、提供編校成果,也可以從上面消費內容,從單一的産品向平台轉化,這是古籍衆包工作平台最大的特點。”

         

          社群服務 打造交互生態圈

          籍合網也看到了爲古籍愛好者打造“專屬社區”、提供“社群服務”的必要性。其社群化平台“古籍圈”賦予用戶自由發問、發表文章和討論的權利,並根據用戶的關注做個性化推送,以便增加用戶黏度。此外,古聯公司2019年推出的中華書局讀者移動端服務項目“伯鴻讀書會”,由同名微信小程序、公衆號組成,爲傳統文化愛好者提供形式多樣的移動端數字服務,搭建集成性的綜合服務平台。洪濤對記者說:“希望通過這個小程序,把讀者從傳統網站轉到移動平台。他們能夠集中在這樣一個平台上,分享中華書局新的出版成果,也能互相分享讀書體驗。”

         

          洪濤介紹,圖書的媒體融合包括出版前與出版後兩個部分。出版前的融合即籍合網的在線整理,通過再造流程與技術將傳統編校技術與數字化出版融合起來。出版後的融合其實就在于如何將書和讀者更好地連接在一起。而“伯鴻讀書會”的上線是打造交互生態圈的一次探索與嘗試,也是線上線下融合的一方試驗田。

         

          對于籍合網未來的發展方向,古聯公司希望在提供更加豐富的古籍整理成果的同時,爲大衆讀者和研究者打造個性化的學習和研究空間。

         

          強強聯手 共建資源根據地

          “我們業界須有個共識,那就是必須做高質量、符合學界需求、有規範有標准的好東西。”顧青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一語道出古籍數字化整理中業界聯手的緊迫性。

         

          目前籍合網的數字化資源合作總數已達7.71億字。其中涉及鳳凰出版社、巴蜀書社、天津古籍出版社、齊魯書社、嶽麓書社、上海辭書出版社、安徽古籍辦等全國多家出版社和相關機構。

         

          除了將已經整理出版的古籍數字化外,古聯公司還約請專家整理文獻,以數據庫的形式出版。洪濤介紹說:“李偉國老師對宋代墓志銘非常感興趣,收集並整理了大量相關資料。所以我們就約他來做一個宋代墓志數據庫,相比于‘中華經典古籍庫’,這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也是籍合網上第一個直接以數據庫形式出版的古籍整理作品。”

         

          大學和海外機構是籍合網機構用戶中占比最大的兩類。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圖書館館長周欣平說,希望籍合網能夠爲海外漢學研究者提供更全面、更權威的數字産品,共同推進漢學,尤其是中國文學在海外的傳播,使其走得更深、更遠。

         

          籍合網通過這種強強聯手、資源合作的方式在古籍整理出版的長征路上開疆拓土,通過與出版社、高校和海內外相關機構合作的方式建立起自己高質量的“內容根據地”。

         

          中國出版集團公司副總裁潘凱雄希望,未來能聯合全國更多的出版單位,把籍合網進一步做大做強。但他坦言,傳統出版社如何更好地結合在一起,如何利用這些新技術去傳播優質內容,還需要時間去探索,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未來古籍數字出版一定會朝著一個更加健康、更加多元的方向發展。”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