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r5ny2z"></acronym><blockquote id="r5ny2z"></blockquote>
  • <noframes id="r5ny2z"><b id="r5ny2z"></b><select id="r5ny2z"></select>
        <tfoot id="pv89ys"></tfoot><fieldset id="pv89ys"></fieldset>
        • <select id="pv89ys"></select>
              <legend id="o37g78"><del id="o37g78"></del></legend><dl id="o37g78"><tr id="o37g78"></tr><tfoot id="o37g78"></tfoot><dt id="o37g78"></dt><code id="o37g78"></code></dl><thead id="o37g78"><pre id="o37g78"></pre><li id="o37g78"></li><tt id="o37g78"></tt><del id="o37g78"></del></thead><th id="o37g78"><button id="o37g78"></button><table id="o37g78"></table><ol id="o37g78"></ol><acronym id="o37g78"></acronym></th><ol id="o37g78"><ul id="o37g78"></ul></ol>
                <style id="rxe59l"><button id="rxe59l"></button><thead id="rxe59l"></thead><button id="rxe59l"></button><font id="rxe59l"></font></style>
              • 站內公告

                永久免費單機遊戲,涼了茶,歲月依然風雅

                • 新聞來源: 超星網
                •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21日
                • 點擊量:7901

                  前年的某日,永久免費單機遊戲與吾兄去靈峰寺小遊,山上遍山的毛竹,間或有幾棵大樹參差其間。寺院右手方向半山腰有一座小亭,半裸出毛竹稍頭。引人注目向往,但找不到路徑。向門衛打探,門衛也不知道,也沒去過。沒有辦法只得找准大體的方向前行。

                沿著一條石砌路向上爬去,到了半山腰石砌路的方向不對了,便向右拆入一條小路(所謂路,無非是有人踩踏過而已)。前行了五、六十米根本無路可行了,估摸著方向鑽進了灌木叢約一百米左右才到達了小亭。小亭很小,只不過五六個平方米而已。建在一塊突兀而出的一塊懸崖上視線開闊。是一處觀看景色,休閑的好去處。

                我們都是上了年令的人,又是爬山,到了目的地,人已累得癱了,身上的內衣也濕了,又不敢脫衣,畢竟是隆冬季節!坐在小亭裏小憩。觀看遠景。又聯想到小亭的荒涼,不由感歎萬千!

                小亭的設計者別出心裁,亭址選擇獨一無二,最是令人驚歎的是亭外無通行的路徑,要靠仰慕此亭者自已去開辟通往小亭的路徑。這與時下的休閑設計是完全不同的,但我認爲這種設計的理念更增添了一份山林野趣,被一種回歸自然的理念包裹著,值得現今人們在設計園林休閑度假等景點時的借鑒。

                靈峰寺屬天目山名寺,雖不能與全國名山古刹相比。在天目山方園百裏也是小有名氣的一座古刹,寺中供奉的是觀世音菩薩。每到除夕夜或菩薩的生日那真是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山上的亭子好象就此一座,縱覽全山也就是在這個地方有如此奇景,不論是在亭內或是山下都能收到極佳的視覺效果。

                靈峰寺山屬天目山余脈。山很小,也不高,只能算是一個小山包而已。寺院建在山坳,正是小亭所處的山體突出了一些,因而形成了寺廟所在地的一塊小小的山坳。山上長滿了毛竹,間或有一二棵樹木。山坳中間有一汪清泉。那是山坳上方岩石縫裏滲出來的,是山泉水。我們在向上爬的時侯,石砌路就沿著小溪旁而上,溪水潺潺的聲音悅耳動聽。毛竹森森,不見陽光。

                美麗的小亭(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叫什麽名字)!現在距我們遊小亭的時間已過去了一年半多了,下次再去遊亭的機會不是很多了,畢竟是已過花甲之年的人了!也許還有機會,這就是我的希望!

                如果可以,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來換一架時光機,回到那些早已老去的曾經。——題記

                有些事看著看著就淡了,有些人想著想著就忘了,剩下來的,原來全部都是斑駁的追憶。

                一路走來,那些磕磕絆絆,風風雨雨,湮滅了幼時的天真爛漫,丟失了當初的豪言壯志,只有泛黃的相冊哭訴著,記錄著,留念著。

                若一切都可以在相冊中定格,那些人不會老去,不會離去,不會失去,不會渾渾噩噩,不會失魂落魄,不會漫無目的,不會荒蕪,不會悲傷,不會憂郁。

                到頭來,竟是我忘了最後的相遇。

                原來聚散萍浮的盡頭,竟是一場陌路,那些情誼,無關風月,最後終究斷了誰的情?老了誰的顔?傷了誰的心?誰還爲我輕輕整好衣邊的褶?

                那殘言斷句,終究無法挽留的被風吹散,化爲紛紛揚揚的塵土,墜落世間,我忘了最後的相依。

                恍然,竟好似回到了曾經,你拉著我的手漫步在那片桃林,最後,終于在打濕的枕邊醒來。

                歲月,你可不可以停下來,讓我再看看那已經被時光沖刷模糊的容顔。

                時光,你可不可以慢慢的流,不要帶走她。

                開始喜歡月,因爲月中總會朦胧中映出你的顔,即使一切都是假的。

                是世界布好的局嗎?它總是看著人們思念的肝腸寸斷,然後默默的看著那些癡兒慢慢的頹廢,慢慢的墮落,只是忘不了那時明月映怅。

                總是安靜的看著朝陽,等著黃昏午後一杯斷腸茶,再望著歸陽浮上天際,染紅晚霞。

                原來,歲月如流沙,總是不經意間流盡,然後等著恍神的人們注意到指尖最後一粒沙。

                那時咿呀,歌聲傳到多遠,葬送了多少歲月,支離破碎的記憶總是紮的人滿身傷痕。

                說好一起走,卻在一個岔道分手,任思念在不經意間輕輕撥動情弦。

                漫漫煙雨覆了一起作的畫,你還可回頭替我攏好耳邊垂鬓,還可曾經一般,一起坐在小溪吹著柳葉笛兒,可還曾經一般,拿著煙花橫躺在青石板上仰望著滿天繁星。

                誓言離殇,流水情短,偏偏不肯帶走岸邊的落花。

                繁華褪盡後,想必彩蝶也不在了吧,因爲她們的一生只有七天。

                魚兒轉身後會忘了當初的伴侶吧,因爲她們的記憶只有七秒。

                青梅竹馬別離後也不會相惜吧,因爲稚童時只有七年。

                如今,風聲依舊,桃花依然,卻沒有當初的她。

                只是願意回到當初,再去看看那個依然天真的永久免費單機遊戲們。

                © 2019 昆山市公共自行車

                • 辦卡地址:
                • 1 . 公交便民服務中心(馬鞍山東路65號)
                • 2 . 昆山市昆太路530號祥和國際大廈6樓602室(公交12路美琦新村站)       服務電話 4001-086-919
                • 網站地圖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