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碧桂園幫扶貧困縣返鄉青年進清華園
2019-03-21 21:36:25  來源: 半月談

碧桂園幫扶貧困縣返鄉青年 進清華園開闊眼界學本領

 

農業農村正成爲創業創新的熱土,農業農村部兩會最新公布數據:目前全國返鄉下鄉創業創新人員達780萬人,平均年齡45歲左右。在政策推動、科技驅動、市場帶動和鄉情拉動下,更多人作出了“到農村去”的主動選擇。

特別是一批返鄉紮根創業青年,既懂得城市的高效商務運作模式,又了解農村,把兩者嫁接到一起,能從根子上實現農村“基因改良”。3月11日至16日,來自碧桂園結對幫扶9省14縣的創業青年和幫扶幹部共58人走進清華園,他們肩負著帶領父老鄉親脫貧致富過上美好生活、實現鄉村振興的重任,參加第1期“青創10萬+”·碧桂園返鄉紮根創業青年清華研修班。同時,內蒙古察右中旗、安徽阜南、安徽無爲、貴州紅花崗、內蒙古阿魯科爾沁旗等清華大學遠程教學站組織返鄉創業青年和産業帶頭人參加了遠程學習。

左林斌(中間)等來自9省14縣的返鄉紮根創業青年

掀起返鄉下鄉“雙創”新熱潮

早在2015年回眸“十二五”展望“十三五”的節點上,國內就有專家預測,當代中國人力資源的潛力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世界上最大的“新人口紅利”正在中國湧現。

農業農村部發布消息稱,近幾年,在大量農村勞動力進城務工的同時,一批農民工、大中專學生、退役軍人、科技人員、城鎮人員、企業主和“海歸”人員返鄉下鄉創業創新,其中目前返鄉下鄉創業創新人員達780萬人,其中農民工540萬人,其他返鄉下鄉人員240萬人。清華研修班學員李京梅就是看准了風向的人。

三年前,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李京梅和丈夫感受到近年國家政策往農業傾斜,基于20多年來家族做電子産品積累的客戶群,帶著資金回新河縣娘家開公司、建大棚,種植靈芝、羊肚菌。他們租下村集體400多畝地,共搭起了40個大棚,通過土地租金、勞動報酬等方式鏈接了當地200多戶貧困戶,戶均月增收2000多元,目前僅剩40多戶尚未脫貧。

羊肚菌種植一畝地投入一兩萬左右,管好了能産300斤,一斤賣到200元,經濟效益相當可觀。但李京梅表示,由于羊肚菌屬于不太成熟的物種,種植過程中風險很大,技術要求高,在當地並沒有足夠先進的技術指導。2018年5月以後,碧桂園結對幫扶新河縣,聯動華大農業提供24小時免費技術咨詢,解決了不少問題。

“就說最近,菌包都從縫裏長出來了,不少埋了菌種的地方根本不長”,李京梅說,“後來咨詢了碧桂園的農業專家,是通風把土面吹幹了,讓我們往溝裏灌水,問題就解決了。”

她坦言,農業的收入跟電子産品的收入沒法比。2018年,碧桂園河北區域公司幫扶他們采購了10萬元菌菇農産品,才保證了增收。而兩三年回本,五年有收益,是她能夠接受的心理預期。沒想到,自己借著碧桂園幫扶的機會到清華大學上課。

“這是我聽過師資水平最高的課。”李京梅表示,有的課程甚至顛覆了她的認知。首先讓她想明白的是,現在技術有了,生産鏈有了,就是銷售問題。“以前上的都是農業技術課程,從沒想過可以把菌包包裝起來當作産品出售,以前拍抖音我也只拍農民采摘過程,其實應該拍朋友采摘娛樂的最真實、生活化的場景。”

與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內在需求相比,當前我國農業農村人才的規模、素質、結構、效能等都存在不小的差距。目前,全國農村實用人才總量已突破2000萬,但與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約3.6億人口的鄉村就業人員總數相比,所占比例僅5%左右。

清華大學講師在講解商業模式設計與創新

民企高校共育農村“致富人才”

鄉村振興關鍵在人,鄉村有沒有人氣,能不能留得住人才,農村人口結構能否優化,是鄉村是否振興的一個重要標志。碧桂園等大型民營企業作爲最具活力的市場經濟主體,往往能更深刻的理解人才的重要性。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首要的制約因素是人才“瓶頸”。從2018年開始,在全國結對幫扶9省14縣3747個村,助力14縣33.6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脫貧工作過程中,碧桂園積極支持共青團中央投身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三個10萬”計劃,即在2020年內“扶持10萬名返鄉青年紮根農村創業”,“資助10萬名因學致貧學子完成學業,阻斷貧困代際傳遞”,“至少幫助10萬名貧困大中專畢業生找工作,實現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碧桂園各認領承擔1萬人的幫扶任務實施“三個1萬”計劃。同年10月,碧桂園與清華大學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由清華大學繼續教育學院承擔了戰略合作中的鄉村振興人才培訓工作,此次研修班即是人才培訓項目之一。

清華繼續教育學院相關負責人介紹,該研修班結合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戰略要求,緊密圍繞鄉村産業人才需求,聚焦農業和旅遊産業,瞄准返鄉創業青年在政策把握、商業模式設計、産品開發、品牌培育、營銷策劃、創業融資和創業方法等方面痛點、困惑設計和開發課程。期間,針對學員帶來的37個創業項目進行了五輪精心梳理打磨,碧桂園還將從中挑選部分帶貧效果明顯的項目進行資金、品牌、營銷等方面的幫扶。

對于課程的實用性,熊鵬等9名來自深度貧困的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的學員最有發言權。在深度貧困與功能定位的雙重約束下,陝西藍田、甯陝等這些縣如何長效脫貧更需要講究方式方法。

曾經是體育老師的熊鵬回到西安市藍田縣黃沙溝村,建立村民集體合作社,在秦嶺非生態保護區的山腳種養花菇。香菇基地目前有150個大棚,有運輸車輛和冷庫,通過産業扶持資金入股、基地用工等方式容納了34戶約100名建檔立卡貧困戶,有勞動能力30多人。女工日增收70元,男工100元,目前僅剩9戶沒脫貧。

 “由于秦嶺早晚溫差大,香菇肉厚味鮮,微信平台發一發就有人來買,兩三天收購一次,每次賣掉兩三千斤,不愁賣不出,繼續擴大生産規模即可。”但學習以後,熊鵬方知真正實現鄉村振興,不僅是做大一個産業這麽簡單。

“以前認爲就是把村裏的路修好,把路燈安裝好就是鄉村振興”,聽完清華老師們的課程後,熊鵬結合村裏3018人口已有近2000人返鄉的實際情況,想到下一步在香菇産業基礎上帶動建設用工、餐飲、體驗活動等,留住年輕勞動力進而發展壯大鄉村經濟。

民宿鄉村旅遊現場觀摩教學

深度貧困需驅動“三産”融合

通過面授和遠程兩種形式,除了給全國創業青年帶去提升創業者認知水平,此次研修班還要幫助他們增強創新經營的能力。

2019年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目前返鄉下鄉“雙創”人員中,創辦的實體廣泛涵蓋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領域,農産品加工流通、休閑旅遊、電子商務和新産業新業態超過八成,不過,利用信息技術創業創新的只有54%。

研修課上,半湯鄉學院院長、義烏工商學院陳民利教授指出,在推進鄉村振興的實踐中不能忽略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現實背景就是信息化網絡科技。“我這幾年走了全國上百個縣,非常多的村莊,看到的是互聯網正在逐漸改變城鄉之間的二元對立,特別是數字鴻溝的狀態。老百姓在家門口通過網絡把農特産品賣到遠端(外部)市場,拉大銷量,提高價格,增加收入。”她認爲,鄉村産業的發展不應該是簡單的工業的下沉,而是通過電子商務驅動“互聯網+”一二三産的融合。這一點對來自東鄉的馬國龍學員深有啓發。

位于深度貧困“三區三州”地區的甘肅東鄉族自治縣,雖然家家戶戶都養羊,當地卻沒有羊産業。碧桂園從2018年4月開始結對幫扶東鄉,通過啓動“消費扶貧月”、舉辦“愛在東鄉”晚宴以及電商渠道,將1萬只東鄉羊賣到了全國各地,直接鏈接大約3000戶貧困戶,養殖小戶戶均增收600至900元;大部分爲養殖大戶,戶均增收3000至5000元。馬國龍的合信源合作社是碧桂園幫扶的單位。去年雙十一,馬國龍通過帶動東鄉縣坪莊鄉坪莊村坪莊社貧困戶20戶,共計收羊600多只,實現實際增收16萬多元,幫助一部分貧困戶實現脫貧。

馬國龍說,因爲缺乏資金搭建冷鏈,過去大家只能看著附近的市場,看到碧桂園通過電商平台把東鄉羊成功買到全國各地,結合研修課學到的知識,他決定今年要努力往電商方面發展。他計劃今年鏈接貧困戶數增加到40戶,按照每一批羊三個月即可出欄,一年出售12只東鄉羊,戶均年增收可達12000元。

“有爲者有位、吃苦者吃香”,這是政府鼓勵和引導人才到鄉村創業興業的方針政策。32歲的廣西田東青年岑參從中山大學信息系統專業畢業後,曾在港資企業做過三年銷售經理。看到家鄉芒果質量好産量高,果農收入卻不高,2012年,他違背父母意願辭職回鄉做芒果電商銷售。“好不容易離開農村去到大城市,又回農村,父母不理解,我感覺在城裏感覺缺我一個不少,多我一個不多,回家鄉就不一樣了,更能實現個人價值。”

如今,岑參已經是百色市電商協會會長、縣電商協會副會長,來清華參加研修班之前,外來商販靠以次充好壓價的問題已經讓他困擾了一兩年。原本想著帶著外面大城市的理念回鄉,拓寬銷售渠道,帶動年輕人一起做電商,沒想到有樣學樣的人越來越多,惡性競爭甚至給百色芒果品牌的信譽帶來了負面影響。

這次回去,岑參決定改變戰略。“以前我們是銷售商,面對全國各地的消費者,今年我們要轉成平台商,利用經驗、技術和鏈接優勢,支撐縣域經濟。”他認爲,抱團發展,增加聲量,才能將縣域市場經濟調整回有序狀態。

學員代表領取清華研修班畢業證書

再進城開闊視野 重回鄉村促振興

這種從上至下、以開闊視野的方式幫扶創業,對陝西省銅州市耀州區的左林斌來說更加直接。2016年爲照顧父母返鄉的左林斌突發奇想,將村裏漫山遍野的山桃摘了下來,取核打磨,發了幾條抖音視頻,竟以每串手鏈500元的價格獲得了第一筆訂單。

2018年在碧桂園旗下文化公司幫扶下,采購了一批頸椎枕、拖鞋等,這筆“巨額”訂單,將幫助村裏42戶貧困戶,每戶將增收約1500元。一直以來,左林斌都認爲産品足夠好,生産效率提高就行。但從文化經濟到賣“萌”經濟,讓左林斌感覺自家出品實在有些“落伍”了,這是經營理念上的徹底改變。

農村仍然是廣闊天地,鄉村振興是一個大舞台。3月16日結業典禮結束後,左林斌將回到大山深處,會花更多時間琢磨“什麽樣的産品才是消費者心目中的好産品”。不可否認,返鄉下鄉人員都有一定的技術、經驗和資金積累,受過工業化的訓練、城鎮化的熏陶。左林斌等返鄉下鄉創業創新人員將“就地”和“進城”兩種就業創業方式結合起來,把“靠技能”就業和“靠融合”創業結合起來。這是城鄉融合發展的結果,是促進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作用不可低估,規模還將壯大。

不過,要進一步通過他們的創業創新,發掘農業多種功能和鄉村多重價值,催生更多新業態新模式,還有不少提升的空間。圍繞産業鏈、價值鏈、創新鏈布局人才鏈,系統謀劃,培養和造就善于致富帶富的鄉村本土人才隊伍,碧桂園在團中央、國務院扶貧辦的指導下,聯合共青團組織、清華大學正在努力推進這項人才計劃,推動鄉村振興。不久的將來,返鄉下鄉人員開展創業創新,在實現自身發展的同時,必將爲農業農村發展注入新的動能,取得“雙贏”、“多贏”的效果。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