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nulaqx"></li><tbody id="nulaqx"></tbody><strong id="nulaqx"></strong>
                      首頁 》正文
                      季晨,他有一種奮不顧身的執著
                      2019-11-03 12:33:00  來源: 新華網

                       【揚子江工匠系列報道之四】季晨,他有一種奮不顧身的執著

                       

                       

                          在揚子江藥業集團

                          他們,是一群奮戰在制藥一線的普通員工

                          他們,有著“爲父母制藥、爲親人制藥”的匠心情懷

                          他們,兢兢業業,刻苦鑽研,練就過硬的技術本領

                          堅守質量,從不懈怠,只爲患者用上放心藥

                          追求卓越,堅定前行,無畏勇攀制藥高峰

                          讓我們走近這群可親可敬的人

                          致敬“揚子江工匠”

                          還未見到季晨的時候,很容易認爲他是這樣一個人:嚴肅、傲氣。

                          “嚴肅”是從他的標兵審批表中的照片來的,白襯衫、黑外套,系著一條黑色的領帶,眉頭緊鎖,半黑框的眼鏡中透露出犀利的眼神,頗有一副“教導主任”的味道;“傲氣”則是源于約訪多次都以“忙”爲理由延期,最終在軟磨硬泡情況下,才答應抽出一點時間聊一聊。

                          然而在面對面聊天的那一刻,一切都改觀了。

                          采訪那天,恰逢車間改造,略顯悶熱的環境下,我們詢問了三四個工作人員,才終于“偶遇”到從一線准備回辦公室的季晨,原來,他的“傲氣”真的只是“忙碌”。

                          一打眼看上去,一米七五左右的個頭,沾著設備機油的工作服在他的身上顯得有些偏大。他大步流星地領著我們回到散落著各種機械零件的辦公室。

                          在短暫的聊天中,我們發現,這個生于未羊之首的泰興男兒,有著白羊座專屬的激情與幽默,嚴肅只屬于照片而已。

                          知不足而後學

                          自大學畢業,他便加入揚子江藥業,至今已近六年。在這期間,他先後被評爲5次“先進個人”稱號,2次“技術標兵”稱號,正可謂年輕有爲。

                          回憶起這六年光陰,他竟面露腼腆,“其實沒什麽特別的,剛來住在金融大廈,那時候真心很佩服這些老工程師,他們每天不到七點半就到崗了,淩晨一兩點才下班,雖然身體很累,但大家相處很融洽。”談起剛入職時,季晨頗有感觸的打開了話匣子,“那時,我主要負責文件撰寫工作,其實工作很‘心虛’,因爲對設備不了解,不懂設備運轉機理、工藝流程,所以寫的文件很空啊,自己交出去心裏都沒底,所以就萌生了想去車間的念頭。”

                          這也是爲什麽他履曆上2014年11月之後都是在車間工作的原因。

                          談笑間,他也向我們透露了下定決心去車間曆練的“糗事”,原來是,有一次車間設備出了故障,需要暫停運轉,領導就讓他去關一下設備,他摸索了半天還是不會關,也就是這件“糗事”讓他下定決心申請調往車間工作。

                          業精于勤而長于專

                          “經過幾年的實踐,設備日常維修、升級、項目建設等我都不在話下了,甚至現在購買設備,廠商也不能把我當小白看,有了這些下車間跟設備打交道的經曆,幹什麽都有信心了!”季晨撓了下後腦勺,頗有自信的笑著。

                          談起季晨,同事們對他佩服有加。跟他同事兩三年的張偉才也向我們透露,“大家對季主任設備改造、升級等技術都很認可,他工作非常細膩,有次他檢查完故障的裝蓋機後,竟然從頭到尾把整個生産線都檢查了一遍。而且他分配工作也很合理,産線效率也提高了,過去生産要加班到晚上,現在下午兩三點生産就結束了。”

                          抗腫瘤固體制劑1號車間原來底子比較薄弱,季晨在去年7月份調來時,發現車間的設備問題很多、人員的流動也較快,當時車間工齡最久的工程師也才來一年不到。

                          “新人居多,我就現場帶著他們逐個擊破問題,今年一季度,我們做了很多技改,僅聯動線就有20到30個,提高了大家能力。此後,就開始分工,固化每個人的區域。現在則進行統籌安排,把自己拎出來,做一些長遠的規劃。”談起工作與團隊,季晨的眼中充滿了熱情。

                          今年年初,有客戶反映個別産品的蓋子難以擰下來,季晨便率領團隊研究,發現這是由于封口機和旋蓋機之間的緩沖太小,導致有些産品封口處燒焦了,蓋子粘起來了,不容易擰開。找到問題根源,他立即聯系了設備廠家,廠家表示改進成本比較高。爲了保證客戶能夠無需加價就可以買到産品,季晨和團隊反複討論,最終決定利用集團閑置零件,制造足夠空間的緩沖平台,最終解決了該問題。

                          “這個是團隊的智慧,整個過程中,加班加點是正常現象,但是沒有人抱怨過一句。”季晨頗驕傲的跟我們說道。

                          也正是他這種奮不顧身地對工作的執著與專研才帶出這樣一支過硬的隊伍,也才將車間工作效率提升了大半。

                          男兒亦有內疚心

                          “我覺得項目改造的重點,在于設備運行效率、性能開工率、設備的狀況以及人員安排是否合理。”季晨充滿激情地向我們講訴他對工作的理解。從他的神采、他的肢體,我們發現,他像一只獵鷹正欲振翅翺翔。

                          但談及家庭時,他又面露愧疚之色,“這些年,我一心撲在事業上,很少有時間陪伴家人,雖然我已經結婚兩年多了,但我還欠老婆一場求婚和一個蜜月。”說到這,季晨歎了一口氣,微微低了低頭。

                          “其實,我知道挺委屈我的家人的,在她最需要我的時候,不能立馬陪著她。希望未來,自己能夠再努力一點。在生活上,能讓家人感覺我是他們的靠山,得到他們的認可;在工作上,也能夠得到領導、同事的認可,更重要的是,得到自己對自己的認可!”(高敏)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