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蔣詩陽——我爲設備狂
    2019-11-23 21:36:05  來源: 半月談網

    揚子江工匠系列之六:蔣詩陽——我爲設備狂

     

    “這個炸瓶現象要去看一下。”“潔淨區的設備要檢修了”……初見蔣詩陽,他正帶著一群人圍辦公桌而坐,一一安排工作。作爲小容量注射劑3號車間分管設備的主任助理,90後的蔣詩陽從大學畢業來到揚子江藥業就和設備打交道,車間的50多台設備如數家珍。“我們設備工程師就是要保證藥品生産過程中設備運行的穩定性和高效率,保證設備生産質量合格的藥品。”剛開始采訪他還有些拘謹,但一談到拿手的設備時就瞬間打開了話匣子。

    “一瓶都不能放過”

                 

     

    晚上12點,小容量注射劑3號車間貼標機前,設備班組9個人圍在一起,交頭接耳,每個人都要上手調試一番,完全沒有深夜的困意。

    這是佑必妥(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生産期間,設備班組的一次設備調試現場。說起這件事情,蔣詩陽還是非常興奮。

     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主要用于氣管內插管行呼吸機治療患者的鎮靜,圍術期麻醉合並用藥及有創檢查或治療時的鎮靜,是揚子江藥業集團麻醉鎮痛産品線推出的重磅産品。

    這天,在生産前的設備調試階段,蔣詩陽遇到了難題:貼標機出現無法識別右美瓶簽的現象。“一瓶都不能放過,如果有一瓶未貼簽的産品流入到市場,就是重大的質量事故”。蔣詩陽立刻召集技術骨幹進行研究。

    “是瓶簽的顔色識別不了嗎?”有人提出了這樣的疑問,有疑問就要去驗證,調整參數、更新程序,效果還是不明顯。“是電眼裝置需要調整嗎?”進口零部件說明書是日語,看不懂,就用翻譯軟件一句一句的翻譯……就這樣從早上8點上班到晚上12點,蔣詩陽帶著技術骨幹們不斷地調試設備。但是,在開展模擬挑戰試驗的時候,還是會有漏識別的現象。

    現場一下沉默了。“安瓿瓶的擺放角度會不會對識別功能有影響啊?”蔣詩陽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就要實施,他們制作了一個0度到90度的刻盤,一點一點的調整尋找最佳位置, “找到了,75度是最佳角度。”大家終于松了一口氣。從這次攻關,蔣詩陽總結了一套技巧,現在不管車間生産品種規格如何調整,都進行安瓿瓶擺放角度切換,原先數個小時的調試工作,現在只要半個小時就可以搞定,極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要做就做最好

                   

    “現在我們的勞動強度明顯降低了很多,以前主要操作工作就是不停地搬托盤,現在全交給機器了,比以前輕松多了。”車間燈檢工段的一線工人對記者說,以前10個人一起工作,300多個托盤,每個托盤裝滿藥液後都重達4.5公斤,燈檢過程中每盤藥燈檢結束後就要不停的搬運,生産結束後腰酸背痛,現在6個人工作,只要查看連線機構正常運行就可以。而這些效果提升,皆源于蔣詩陽的研究項目——燈檢機連線機構。

    過去燈檢崗位工作屬于密集型勞動和重複性機械操作,想要降低勞動強度,亟需解決人員大量參與上下料的問題。蔣詩陽提出構想:能否通過創新理念設計出由多級傳送帶組成的聯機裝置,使燈檢、檢漏、貼標聯機運行呢?

    “剛開始燈檢機連接,由于速度太快,炸瓶很頻繁。”蔣詩陽說,自動燈檢機屬于進口設備,不容易對接,小組成員連續加班一周左右才將聯接裝置調試完成。後期經過調試、優化、不斷改進,在提高生産效率的基礎上,大大解放了勞動生産力。

    “最近發現了一個好苗子。”談起人才的培養,蔣詩陽很有心得。包裝工段的操作工小楊內向腼腆,不愛說話,可是特別愛鑽研設備。遇到一些設備故障時,設備工程師在維修的時候他于一旁凝神觀看,留心學習,不懂就問。慢慢的,他能做到,當一些小的問題發生時,設備工程師不在的時候他都能先打電話咨詢,再嘗試自己動手解決。蔣詩陽發現這個現象後,給他安排了師傅傳幫帶,作爲後備培養。現在小楊已經考取了設備工程師的上崗證,能夠獨立頂崗了,他一直非常感激:“特別感謝蔣師傅給我這個機會,讓我一個操作工走上了技術崗位。”

    晚上睡覺手機一定不能靜音,反而將音量調到最大。這樣的習慣,蔣詩陽一直保持著。人換班,設備不停。生産車間的工作性質決定了設備工程師的作息時間不規律,中班直到晚上11點多生産結束清場後才能進行設備的維護,遇到問題解決不了,現場的設備工程師只能打電話找蔣詩陽協調,晚上12點起床上班就成了家常便飯。

    設備維修,爭分奪秒,一旦生産現場設備出現故障,最緊張的就是設備工程師了,現場操作工20多雙眼睛盯著,“什麽時候能修好啊,能不能准時下班啊,都看我們的了。”蔣詩陽笑稱,“壓力太大,每次背後都一身汗。”壓力就是動力,要做就做最好,蔣詩陽把最美的5年青春奉獻給了設備崗位,用汗水澆灌技改生涯。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