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wx5pqf"></font><table id="wx5pqf"></table><tt id="wx5pqf"></tt>
首頁 》正文
人間至味是家味——家人閑坐,燈火可親
2019-11-29 15:12:26  來源: 半月談網

 

點擊圖片觀看視頻

 

對于很多人來說,理想就是離鄉。

我們一路向前,離夢想越來越近,離家卻越來越遠。

而承載著記憶的「家味」,會在某些疲憊、脆弱的瞬間,穿心而過,治愈我們的鄉愁。 

年關將至,離家在外的你,距離歸期還有多久?

記憶中的家味還清晰嗎? 

這個冬天,我們邀請了三位朋友,記錄屬于他們的「家味」故事。三位神秘大廚,三記溫暖暴擊,若歸期未至,不妨讓思念先上路。 

“你心中最想念的家味是?”

“這道「家味」承載了哪些暖心記憶?” 

遼甯葫蘆島人 海洋

一入冬,我媽就會包酸菜油渣餡兒的餃子

說起懷念的家味,東北人的話匣子打開了。

“一入冬,我媽就會包酸菜油渣餡兒的餃子,那個油渣,咬上一口,又脆又酥又香,就是滿嘴流油那種感覺,把它剁碎了之後,和酸菜攪在一起,那也太香了”

15歲去錦州求學,27歲來北京打拼。媽媽做的酸菜餡餃子,是他離家在外最想念的味道——不像是在其他地方吃的兩三個褶的餃子,媽媽做的皺褶特別多,一道道的特別用心,特別好看。

在東北,每逢天寒地凍,大雪封門,一家人就會坐在一起包酸菜餡兒餃子,酸菜加上焦黃香脆的豬油渣,吃起來口感豐潤酸香,對于海洋來說,蒸籠一掀,熱氣往外冒,這種家特有的味道,是任何食物都替代不了的。 

河北秦皇島人 梁亞男

在家裏的第一頓飯和最後一頓飯,媽媽一定會給我燒我最愛吃的紅燒帶魚。

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勵下,亞男大學畢業後和愛人去上海打拼,現在開了第二家公司,如今因工作繁忙,到處奔波,已經近兩年沒回過家了。

前幾年她母親查出了乳腺癌(現在已經基本痊愈),得知這個消息後,她瞬間懵了,十分自責和懊悔。“我想帶她玩遍千山萬水,想多吃一口她做的飯,雖然我媽給不了我最好的,但她真的把她最好的都給了我。” 

山東滕州人 陳昂

媳婦做的地鍋雞,每次都能讓我吃撐了

他叫陳昂,圓通北京甜水園分公司快遞員。在接受采訪之前剛送完一百多件快遞,還是風塵仆仆的樣子。

入行8年,他業務精湛,取件平均10分鍾,日均發件300余公斤。從事快遞行業前,他在山東老家承包過裝修活,開過飯店,走街串巷賣過西瓜,但爲了能賺多一點的錢,他只身來到北京打拼。雙十一最累的時候,他去衛生間,一頭磕在馬桶蓋上,額頭流血,像昏死過去一樣睡了一宿。

妻子原來和陳昂一起幹快遞,但由于父母身體不好,妻子選擇回老家照顧父母和兩個孩子。讓陳昂印象深刻的是,每次只要他一回家,趁著早上天沒大亮,妻子就會去菜市場趕早集,就爲了買上最新鮮的菜,一天三頓飯變著花樣做,讓難得回家的他把家裏的口味嘗個遍。 

此刻,三位特邀的“大廚”做好了菜,端上飯桌。

“大廚的手藝會讓他們想起家的味道嗎?”

掀開蒸籠的刹那,海洋仔細看了看,“眼熟呢”

“這種土豆塊,應該是我們家裏切的這種方法”夾起一塊土豆,陳昂“端詳”了很久。

亞男:“這個味道像家裏的味道,但有些偏鹹。”

三人疑惑之際,我們請出了千裏迢迢趕來北京的“大廚”…… 

漂泊在外,一頓地鍋雞,簡單卻又很難

看見大廚,陳昂笑了,下一秒,淚水奔湧而出,起身緊緊地抱住了妻子。

 “辛苦你了,家裏又是老人,又是孩子”

“你在外邊也不容易,我們全家都靠指望你,你自己在外邊照顧好身體,自己照顧好自己”

每次陳昂回老家吃妻子做的雞都能吃撐,孩子看著他的吃相都會開玩笑地說,不就是炖雞嗎?

面對孩子的疑惑,陳昂笑著告訴我們,“其實他不理解一個人漂泊在外這種感覺,有一個人在家給你做飯這種味道,是多麽幸福的事。” 

她可能做飯有鹹有淡,但對你的愛有增無減

 “你怎麽來了?”“大廚”媽媽親昵地摸了摸女兒的下巴,就像小時候一樣,“你怎麽來了?”亞男不斷重複著這兩句話。

亞男媽媽生病以後,醫生不建議她吃海貨,尤其是海魚;但只要是她在家的時候,媽媽餐餐都會做她最愛的紅燒帶魚。

“父母在,這世間我就有個家,我就有個停靠的港灣。” 

對于家味的懷念其實是對家的眷戀

“咋樣,媽包的餃子?”

在錦州上學時,年少的海洋時常想家,想吃家裏的餃子。媽媽就會坐四個小時的長途車給他送餃子,怕餃子涼,會一直放衣服裏保溫。

“從那時候我就覺得我媽的餃子是萬能的,直到我現在北漂這麽多年,一吃到我媽的餃子,就感覺沒什麽解決不了的事情。” 

家味,不僅關乎味蕾,也關乎記憶。

它以愛爲底,加上了時間的沉澱、人情的滋潤和思念等等的一味味香料,經年釀成。

家圓,團圓,碧桂園。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