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揚子江藥業這兩名“小將”厲害了!
      2019-12-21 13:27:34  來源: 新華網

          高小飛

          李進

       

       

       

          江蘇省第一屆“揚子江杯”藥物制劑工職工技能競賽可以說是一場藥物制劑的“武林大會”。

       

          3天、40家企業、近300名選手角逐,揚子江藥業集團小將們最終突破“重圍”,其中李進名列第一、高小飛斬獲第三。

       

          “藥物制劑工”技能競賽,是省級藥品生産領域一類大賽,獲得競賽第一名的選手將獲頒“江蘇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前六名的選手則由省總工會授予“江蘇省五一創新能手”稱號。

       

          對于這樣的“戰績”,兩名小將感慨:有點小驚喜,但又在意料之中。

       

          提及今後的“小目標”,兩人也出奇一致,因爲喜歡所以喜歡,今後還會在藥物制劑領域“深耕”,向高級工程師沖刺。

       

          比賽,有遺憾有收獲

          競賽,分理論和實操。

       

          第一輪理論考試,李進、高小飛都不是很理想。李進說,他9月份報名後,准備了一兩個月,雖然理論成績占比只有20%,但他也沒有掉以輕心,“複習了,有點超綱,尤其多選題,這方面,我可能比較笨吧!”

       

          兩人的強項均在實踐操作方面。

       

          物料的領用與管理;計量器具的使用與管理;壓片機的使用與維護;片劑的制備;片劑生産過程中的質量檢驗與控制;生産結束的清場等操作程序……這些流程,李進、高小飛並不陌生,幾乎每天打交道。

       

          “前面過程都很順利,後來,裁判提醒還有15分鍾時,有點慌,時間沒夠,規定動作沒有做完……有點遺憾。”高小飛比賽結束後,非常懊惱,“如果再給我30秒,就完美了。”他透露,其實整體操作還比較滿意,就是最後清場合格標簽寫完了,沒來得及貼到門上,只拿了91分。

       

          相對高小飛,李進准備得更充分些。他說初賽下來,有點懵,比賽用的壓片機跟平時在揚子江藥業用的不一樣,“我就找單位老師傅請教了一下,他們提醒我,兩種壓片機原理是一樣的,比賽時調裝量的時候一定要調穩,如果下料不好的話,藥片硬度就無法保證,這時甯可找裁判暫停,也要重新調整,否則前功盡棄。”

       

          由于准備充分,決賽時,李進發揮得很不錯,他自信自己這方面有優勢。調整裝量,調整硬度,他都很從容,“設備自己裝自己拆,裝量也是自己調,調一次就要稱量一次,很多選手時間都沒夠。”

       

          對于第一名的成績,李進稱他沒想過,但進前三,還是有把握的。

       

          喜歡,愛上了這個崗

          李進、高小飛,大學學的都是機電設備。到了揚子江藥業後,他們從基層做起,從固體車間操作工到設備工程師,兩人工作經曆極其相似。

       

          “不喜歡就不會一做就是7年。”高小飛說,他對設備一向感興趣。李進則透露,當操作工的時候,他就特別渴望到壓片崗,找過好幾次領導,後來經過競聘,終于如願。

       

          李進是泰州人,他說小時候,經常玩遙控機,但是因爲家裏條件有限,也沒有這麽多錢給他買玩具,他就自己做,像賽車的小發動機,他就找輪子,用小的皮帶把它帶起來,讓它轉,“小小的設備,樂趣無窮。”

       

          接觸到壓片崗後,琢磨壓片機,李進就研究了兩年半。“藥品的質量,最關鍵的就是壓片。”高小飛透露,如果壓片不好,藥片就會出現裂片、碎片、不光滑等。

       

          在李進的印象中,壓片機一旦出現問題,都必須當天修好,以保證第二天正常生産。2017年的一天,新來的同事在調壓片機時,上沖深度太低,導致機器上下沖撞,整個機器卡在一起,“那天晚上,我們跟車間主任,一個一個敲,才把沖頭敲下來,那時已經是第二天淩晨一兩點了。”他回憶,由于一台壓片機有42副沖頭,常備只有10副,“那晚幾乎沒睡覺,一大早又開車直奔廠家去買,幸好廠家在常州,不然那天真可能要停産了。”

       

          雖然只是負責設備維修,但李進、高小飛每個月都會選擇幾天去頂崗,他們認爲脫離生産太久,光懂設備不懂工藝也不行。

       

          揚子江的舞台,適合追“夢”

          藥物制劑,從字面上看,就是按照一定形式制備的藥物成品。

       

          人們吃的藥是液體的還是固體的,是片劑還是膠囊,對溫度要求如何,如何發揮藥效,這些無不與藥品制劑技術緊密相關。可以說,制劑是藥品從原料走向消費者的“最後一公裏”。

       

          高小飛,2013年8月進的揚子江藥業,李進,則是2016年7月過來的。兩人對藥物制劑的重要性認識得也是相當透徹。

       

          “産品是設備做出來的。”高小飛認爲。

       

          李進則表示,藥物制劑這件事外行人或許關注不多,但是它在藥品生産中卻是核心技術之一,對藥品的安全性、穩定性、有效性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意義重大,“平時培訓還是要到位,特別是新員工。”他覺得,這次競賽的流程挺好,以後單位完全可以借鑒、按照這個來考核。

       

          “揚子江藥業的平台非常好,就像這次比賽,是我主動要求報名的,沒想到揚子江就給了我這個機會,我也把握住了。”李進說,自己雖然拿了第一,但跟車間老師傅相比,差距還是很大,今後仍要向他們多多學習。

       

          揚子江的舞台,適合追“夢”。高小飛的感受更直接,“有句話說的挺好,格局越大,高度越高,揚子江,格局很大。”

       

          獲得“江蘇省五一勞動獎章”、“江蘇省五一創新能手”,站上這樣的新高度,李進、高小飛沒有停留,他們已經又有了自己的小目標:高級工程師。

       

       

      責任編輯: 四海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