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專業記者的三重境界
2019-05-02 11:47:14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核心閱讀

      始終抱持對國家、人民和曆史負責的態度,煉就較強的理論思維,善于從紛繁事物中挑選出符合曆史潮流的新聞事實,自覺超出小我,沉潛在人民當中,以宏闊視野在觀察、思索、對比中進入曆史和思想的深處,能察覺出一般人察覺不出的問題,能體味到人民群衆中哪怕很細微的情感,能較早發現一般人難以發現的趨勢。如此,他的報道給予整個領域乃至全社會受衆的,不再是一般的新聞信息,而是對分析解決行業重大問題、分析明了領域發展方向的啓示。在這個階段,專業記者不再亦步亦趨、人雲亦雲,也不再僅滿足或自傲于做一個“稱職”甚而“優秀”的新聞人,而是總能立時代之潮頭,聽到時代之聲音,把准時代之脈動,走在所跑領域的前端,成爲引領這個領域發展的重要力量。

 

      一個孩子的成長一般有三個階段:“人雲亦雲”,即人家說什麽就跟著說什麽;“人雲我問”,即人家說什麽,我會先問個爲什麽;“我雲人從”,即不再一味跟著別人後面說,而是努力做到我說什麽,別人會認真傾聽。

 

      以此作比,作爲一名專門采訪報道某一領域的專業記者,在其成長過程中也可大致分爲三重境界。

 

      傳聲筒

      第一重境界,“人雲亦雲”。

 

      采訪對象說什麽記者就寫什麽,讓怎麽說就怎麽寫,記者往往處于被人牽著鼻子走的被動地位,只能算是簡單的傳聲筒。

 

      這一階段,對于一名剛跑口的記者來說,開始時是必經之路。因爲剛跑某個口,對這個領域不熟悉,人頭也不熟,需要一塊“敲門磚”。但這個時間不能太長,要能迅速跳過這個階段,提升自身新聞工作的境界。

 

      然而,現實中這樣的記者爲數不少。他們要麽疏于學習,缺少基本的新聞素養,分辨不出什麽樣的事實具有新聞價值,往往眉毛胡子一把抓,邏輯混亂而意味寡淡;要麽缺少政治定力和正確價值判斷,在各種意見主張紛纭的複雜輿論場上搖擺不定、無所適從,只好人雲亦雲;要麽不能吃苦,也不想吃苦,懶散慣了,習慣于別人把稿子事先准備好,回去稍微編輯一下,便毫無愧色地署上自己的大名。

 

      甚至于有少數記者存有私心,總想著把手中的新聞報道權轉化爲謀取私利的砝碼,自然是腰不硬,手也軟,一心附會對方的意圖,不惜做出有聞不報、遮掩真相,或者虛假報道、顛倒黑白的事情來。2002年被查處的某中央新聞單位和地方兩家媒體共11名記者,收受當事人的金元寶和現金7萬多元,只爲了不報道一個礦的礦難,替當事人遮掩,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這一重境界是初級的、平庸的,甚至是可恥的。人雲亦雲注定成不了優秀專業記者。做專業記者不能僅停留在這一境界,而要有更高的追求。

 

      發現者

      第二重境界,“人雲我問”。

 

      這個階段要求遵循新聞規律,別人讓說什麽,要首先問一下,爲什麽要說?值不值得說?怎麽說?當然要按照新聞規律,用自己的語言來決定怎麽說。

 

      這一階段,專業跑口記者完成了由被動向主動、由“以人爲主”到“以我爲主”的轉變。此時的專業記者已熟悉了所報道的領域,對該領域所發生的情況有著高度的新聞敏感,並與這個領域的主流人群建立了廣泛聯系,一旦有風吹草動,不僅能馬上獲知,而且能迅速判斷出是否有新聞價值,並馬上出擊,不受幹擾地拿出像樣的新聞報道來。

 

      這時的記者已具備較好的新聞素養和專業素養,同時具備較好的紀律意識和規矩意識,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新聞報道不再“人雲亦雲”,而是不斷地通過自身觀察、思考,並謹守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職責,達成“以我爲主”的真實發現,寫出一系列有分量、導向正確的報道,力求每篇都能擲地有聲。如此,記者也會逐漸在所報道領域産生一定的影響力,與各方相互尊重的關系逐步確立,新聞規律和政治紀律得以遵循,這可算得上是一名稱職的專業記者了。

 

      事實上,這樣的記者是占多數的,許多專業記者達到此境界似乎也已經滿足,就停步不前了。然而,專業記者要認識到,僅僅做到這一點只是“稱職”“合格”而已,當然做得好也可稱得上“優秀”,但還有一個更高的“傑出”境界值得去追求。而在主流媒體和權威行業媒體,專業記者之有志者應該追求“傑出”,且也有這樣的條件。

 

      思想者

      第三重境界,“我雲人從”。

 

      這一階段,意味著當一名專業記者說話時,整個領域或更大範圍內的人們都會注意傾聽,並在不同程度上影響和推動所在領域的發展,這可謂是專業記者的最高境界了。

 

      《經濟日報》原總編輯艾豐長期從事經濟領域的專業報道,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提出農業産業化、名牌戰略、資本運營等重要觀點,推動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曆史進程。他雖是一個新聞人,但也被公認爲有影響力的著名經濟學者,堪稱專業記者的典範。

 

      多數專業記者或許沒有艾豐身在中央主流媒體那樣的機會,但應當有那樣的追求。這樣的專業記者,不僅充分熟悉該領域的方方面面,還能跳出這個領域,在更高的大局和全局上把握這個領域的主流,明晰該領域的曆史方位、矛盾變化和發展方向。這樣的專業記者,不僅是一個“傑出”的記者,還是一個熟悉該領域的學者專家,更是一個能在國家大局和全球格局下把握該領域發展脈搏的政治家。

 

      這樣的記者必然是一個使命責任的擔當者。他以天下爲己任,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工作導向,有堅定的政治立場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時刻站在曆史的縱深處和時代的制高點,從政治、政策、全局和社會規律的高度出發,把握所在領域各類情況和現象的新聞價值,竭盡所能地記錄和推動該領域的發展,彙入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洪流。一切自私、狹隘和苟且都會被剔除掉。

 

      這樣的記者必然是一個不懈努力的奮鬥者。他能夠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孤獨和寂寞,當別人悠然于風花雪月、嬉笑怒罵時,仍孜孜以求奔走在新聞采訪途中或沉浸于讀書、寫作的思索中,即使“衣帶漸寬”也“終不悔”。他煉就了過硬的腳力、眼力、腦力和筆力,並深深紮根于所在的領域,隨時汲取學術的營養,學習新生的事物,同步著同行者的呼吸。遠見卓識靠的是長久訓練和持續積累,懶散、懈怠、應付、隨波逐流會隨時讓人退化爲一個浮淺或倏忽而逝的庸者。

 

      這樣的記者必然是一個深刻的思想者。使命和責任決定一個人的高度和定力,不懈的努力塑造一個人的廣度和厚度。他會始終抱持對國家、人民和曆史負責的態度,煉就了較強的理論思維,善于從紛繁事物中挑選出符合曆史潮流的新聞事實,自覺超出小我,沉潛在人民當中,以古今中外的宏闊視野,在觀察、思索、對比中進入曆史和思想的深處,能察覺出一般人察覺不出的問題,能體味到人民群衆中哪怕很細微的情感,能較早發現一般人難以發現的趨勢。

 

      如此,他的報道給予整個領域乃至全社會受衆的,不再是一般的新聞信息,而是對分析解決行業重大問題、分析明了領域發展方向的啓示,成爲各級決策者的參考、業內人行動的參照、熱心受衆觀察該領域的最佳窗口,更可能成爲那段曆史時期與時代共振、與人民共鳴的經典作品。在這個階段,專業記者不再亦步亦趨、人雲亦雲,也不再僅滿足或自傲于做一個“稱職”甚而“優秀”的新聞人,而是總能立時代之潮頭,聽到時代之聲音,把准時代之脈動,走在所跑領域的前端,成爲引領這個領域發展的重要力量。

 

      此時的專業記者,不僅在記錄曆史,也在推動曆史,甚至于創造曆史,實現了爲時代“立言”,誠可謂“傑出”和“卓越”。這難道不是作爲專業記者追求的最高境界嗎?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