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談資本談市場更愛談情懷
2019-05-03 16:29:24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訪當當網首席執行官李國慶

         互聯網行業,大佬們言必談資本、市場。但當當網首席執行官李國慶,更愛談的卻是情懷——對閱讀的情懷。

 

         創辦當當網,是因爲李國慶愛讀書。成長到19歲,李國慶說,當當仍然不改堅守閱讀初衷,依然想的是如何把百姓從飯桌拉到書桌。

 

         當當走過的19年,是中國互聯網電商20多年來發展的縮影,也是改革開放後互聯網時代的縮影。

 

         創辦當當是爲了解決行業賣書難

         談起創辦當當的初衷,李國慶說是爲了解決出版業“買書難、賣書難”的問題。

 

         在創辦當當前,李國慶策劃了不少圖書,但他發現渠道不暢、能見度不高。他甚至嘗試過在報縫上、電視上登廣告賣書,但都不靈光。

 

         1995年—1996年,他在美國發現雅虎(Yahoo)上不僅可以看新聞,還可以買書。當時雅虎有個購物子頻道,其中有書店在這個子頻道上賣書。這給了他啓發和觸動,他想,建一個網上書店也許是不錯的售書方式——網絡頁面上可以陳列上百萬種書,而且賣家可以在庫房完成用戶下單的後續操作,省去了有形的租金。

 

         那時,國內的互聯網剛開始普及,中國網民還不到100萬,網速也非常慢,下載一本國外雜志,可能得用20分鍾才能把封面下載完。當時中國已經有新聞網站了,但還沒有購物網站。1999年前後,中國網民數量達到兩三百萬,原本李國慶計劃等網民數量達到800萬時創辦購物網站,但因爲當時已經有一些電子商務網站開始出現,爲了取得競爭先機,就有了當當。

 

         創辦當當的時候沒有網上支付,交易多是現金。爲了解決收款問題,當當想了“貨到付款”的辦法。大型快遞公司因爲怕麻煩紛紛拒絕,小快遞公司願意嘗試,就這樣,當當的“貨到付款”終于實現了。

 

       創辦當當之前,中國圖書沒有數據庫。但是當時李國慶和團隊已經意識到數據對于圖書零售的重要性。于是,他們找到北京大學圖書館系的學生,整批整批地培訓他們數據庫的相關內容。培訓完成後,再將這些學生派到各個出版社普查數據。李國慶至今仍記得,那時他帶著這些大學生在各個出版社的倉庫裏、在不同地方的犄角旮旯,一鑽就是幾天,沒日沒夜地翻閱那些發黃、蒙塵的資料。在這樣的努力下,當當有了圖書數據庫,到今天數據庫已成爲當當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4個時間節點折射行業發展曆程

         當當19年的發展,有4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在每一個周期節點上,李國慶認爲,當當都做了最適合自己的選擇。這19年來,當當始終堅守初心、擁抱變化。

 

         第一個時間節點是從當當創立的1999年到2001年。當時,伴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大量互聯網公司成立,網上書店最多的時候有幾百家。隨後所有互聯網公司又迎來了互聯網泡沫的時期,大量倒閉。那時,當當來自微軟、英特爾的高管都走了,留下的人秉承著對書業的初心,仍在苦苦堅守。直到2003年,非典使得人們閉門不出,而待在家裏最適合做的就是看書、上網。于是,當當業績迎來井噴式增長,並獲得第二輪融資。

 

         第二個時間節點是2004年。當時,當當面臨著被美國亞馬遜全額收購。但李國慶拒絕了,因爲圖書和衣服、襪子這些商品不同,具有文化屬性和本土特色,“我在國內出版行業工作了這麽多年,怎麽可能賣中文書賣不過老外?”拒絕意味著直面競爭,當當在大數據算法推薦的基礎上,增加了人工編輯推薦圖書。當當的選品總監都是出版社編輯室主任出身,他們“自己沒讀過的書不會推薦給讀者”。這一輪競爭結果當當勝了。

 

         第三個時間節點是2010年。當當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爲中國第一家完全基于線上業務、在美國上市的B2C網上商城。此後,整個中國電商受到了資本追捧,電商行業進一步繁榮。

 

         第四個時間節點是2016年,當當從紐交所退市,完成了私有化。2014年的時候,阿裏和京東在美國上市,所有對電商領域感興趣的機構基金都投資這兩個塊頭更大的電商,因此當當網吸引的機構基金越來越少,無論業績怎麽提升,都反映不到股價上。作爲一個文化電商,李國慶覺得本土公司的運營靈活度更大。2015年7月,在經過慎重思考後,當當決定退市,按照自己的步調來推動公司發展。私有化2年的當當,銷售額持續增長,利潤增長更快。

 

         作爲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副會長,李國慶不僅是行業從業者,還是推動行業政策變革的發聲者。他認爲,改革開放40年,行業變革有三個節點對民營書業的發展具有裏程碑意義:一是推動二級批發企業,讓民營拿到批發權的時代;二是讓民營拿到總批發權的時代,當當也是其中的受益者;三是民營書業進入快速發展的時代。在李國慶看來,這三個節點極大地激發了從業者的積極性。

 

         李國慶說,未來,當當有兩大努力方向。一是爲行業打造一個“數據銀行”,解決出版業庫存問題;二是爲讀者打造一個“閱讀閉環”,把原來的圖書銷售轉變成閱讀服務和推廣。“我希望,當當能夠形成一個大文化的閉環,讓閱讀無處不在,讓文化無處不在。”看,這依然是在談情懷的李國慶。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