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業績連年下滑 這家印刷企業IPO之路何如
2019-05-05 10:11:05  來源: 科印網

  最近兩年可以說是印刷業的資本小年。

 

  相比于2016年,印刷業井噴的一年。彼時,諸多印刷包裝企業或逐鹿新三板,或成功上市,或完成融資。最近兩年,印刷相關企業的上市消息只有零零星星,相對沉寂了不少。

 

  不過,2019年剛剛開始,便有已經有1家企業披露了招股書,向IPO發起了沖刺,這家企業便是隽思集團。

 

  根據招股書顯示,隽思集團IPO募集金額將用于擴大産能,提升生産效率優化産品組合;升級資訊科技基礎設施;通過收購機會或建立戰略聯盟或合資企業來擴展業務;用于營運資金及其他一般企業用途。

 

  關于隽思集團

  據招股書顯示,隽思集團1985年在香港注冊成立,總部也位于香港,另外在還有兩個主要生産基地,分別在東莞及鶴山。

 

  據介紹,隽思集團是一家紙制品制造及印刷服務供應商,其産品主要分爲五個類別:桌遊(包括紙板遊戲、紙牌遊戲及拼圖)、賀卡(包括日常賀卡及季節性賀卡)、幼教用品(包括課堂學習用具及活動書籍)、包裝彩盒、禮品(包括嬰兒禮品、相冊、服裝及包裝盒)及其他(包括包及手機殼)。其中桌遊及賀卡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占公司銷售額的81%。

 

  隽思集團産品主要以OEM基准或透過自營網站進行銷售。以OEM基准進行的銷售訂單一般是大批量的、印刷及交付時間長,而透過自營網站進行的銷售訂單一般是小批量的、短印數且交付時間快,大約七天左右。

 

  盈利能力持續下降

  從財務數據看,隽思集團近幾年過得確實不太好。

 

  2017年,隽思集團收入同比增長21.8%,營業收入約爲10.8億港元,但淨利潤卻同比下降12.3%,淨利潤下降至7880萬港元。2018年首9個月,收入同比增長5.9%至8.66億港元,淨利潤繼續下降,同比降幅擴大至34.6%,淨利潤下降至3340萬港元。

 

 

  隽思集團的業績不佳還體現在其盈利能力下降,過去幾年,其毛利率從2016年的30.6%下降至2018年9個月的23.3%,淨利率從10.1%下降至3.9%。

 

 

  對于業績下滑,隽思集團解釋稱,盈利能力下降主要是受非經常性開支影響,且近期收購騰達印刷,此外,承接利潤率較低的訂單;原材料成本增加,尤其是生産賀卡及桌遊的原材料成本增加;人民幣兌美元及港元升值,以及産能利用率飽和,限制企業及時優化産品組合的計劃,均令其毛利率承壓。

 

  即使如此,隽思集團毛利率依然處于較高水平, 2016至2018第三季度毛利率分別爲30.6%、25.5%、23.3%。這等毛利潤水平怕是讓不少內地的印刷包裝企業豔羨吧?

 

  國外客戶帶來大收益?

 

  隽思集團的高毛利率離不開其業務結構,相比內地印刷業的血雨腥風的價格戰,顯然國外的生意更好做。

 

  隽思集團的銷售主要依賴于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五大客戶中有四個客戶的總部位于美國。過去幾年,隽思集團輸往美國的産品銷售額占比超過70%。

 

 

  據招股書顯示,隽思集團2016年、2017年、2018年9個月,五大客戶的銷售分別占該公司收益的69.2%、71.2%及69.8%,最大客戶占總收益比重超過35%。

 

  不知道當前中美之間貿易的緊張局勢是否會加重其關稅負擔呢?

 

  2018年9月,美國政府宣布對進口自中國的約2000億美元産品加征10%關稅,其中包括與隽思集團業務相關的記事本及日記本等産品。

 

  另根據此前的消息,2019年3月2日起,加征關稅可能會由10%提高至25%。而美國恰是隽思集團的主要市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9個月,須繳納美國額外關稅的産品分別占收益的約3.4%、3.2%及2.5%,美國額外關稅被實施後,由于隽思集團以離岸價在美國銷售,因此增加的成本一般由客戶支付。

 

  如此一來,隽思集團對于中美貿易可以松一口氣了。

 

  內地遭遇麻煩的隽思集團

  相比于國外發展的風生水起,隽思集團在內地的擴張則一言難盡。

 

  1992年,隽思集團將業務擴張至內地,第一個駐紮點便是東莞,1994年生産基地遷移至東莞,東莞工廠多年來一直是隽思集團的主要生産基地。

 

  目前有兩個工廠,除了東莞外,另一個在鶴山,鶴山工廠是隽思集團于2018年3月以1.086億港元收購騰達印刷(擁有鶴山工廠)而來,此前騰達印刷爲隽思集團的分包商,在旺季期間承包印刷、模切及組裝的生産流程。

 

  據招股書稱,收購騰達印刷是鑒于增加産能及優化産品組合的需求。

 

  在更早的2006年,爲了發掘華北地區的商機,隽思集團曾在天津也設立過一家工廠,但運營12年後,由于“該等物業的業主未能提供該等物業的有關土地使用權證及房地産權證”,天津工廠停止經營。

 

  值得注意的是,出于同樣的原因,即由于東莞工廠業主“未能提供土地使用權證、規劃許可證或房地産權證”,隽思集團正在將東莞工廠的若幹生産設備搬遷至鶴山工廠。

 

  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工廠,卻因爲拿不出土地使用權證而搬遷,這個原因未免過于牽強,背後的真相值得玩味。連續兩次邁入同一條河流更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與此同時,環保形勢趨嚴也加重了隽思集團的生存壓力。

 

  據悉,2018年5月,東莞市環保局公示,東莞65家紙品企業中,除了3家企業不參評以外,僅有1家印刷企業爲環保誠信企業,環保警示企業有6家,環保良好企業51家,環保不良企業有4家,其中就包括東莞隽思印刷有限公司。

 

  此外,根據環保部等四部委印發的《企業環境信用評價辦法》,環保不良企業或將面臨暫停各類環保專項資金補助、融資困難等懲戒性措施。隽思集團在內地的擴張著實有些堪憂。

 

  相繼無奈撤離天津、東莞,盈利能力又接連下滑,隽思集團的IPO之路結果將如何呢?唯有等待時間的答案了。

責任編輯: 海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