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正文
          智能時代的數字化轉型
          2019-06-11 00:14:10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智能時代的數字化轉型 新聞出版融合發展之道

            近日,由中國出版協會、中共貴州省委宣傳部主辦,貴州出版集團等承辦,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協辦的第二屆新聞出版大數據高峰論壇在貴陽舉辦。論壇上舉行的“新聞出版融合發展戰略對話”環節,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副總經理、《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副總編輯王連弟、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副院長張立、中國社會科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副主任黃楚新,中國文聯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朱慶,中南大學出版社社長吳湘華、同方知網數字出版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出版傳媒技術中心總經理何朝輝、中金易雲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總裁朱濟順,以及來自出版行業的政、産、學、研、用等各領域專家學者代表,圍繞“智能時代的數字化轉型——新聞出版媒體融合發展之道”主題發表演講和互動對話。刊發部分嘉賓的講話和發言,以飨讀者。

           

           

          新聞出版融合發展戰略對話環節現場 。

           

            作爲新聞出版融合發展戰略對話環節的嘉賓,王連弟在現場與大家互動,他提出疑問:“在場有誰獲取信息依然主要靠報紙?請舉手(無人舉手),主要用手機獲取信息的請舉手(幾乎全部舉手)。可見,輿論的主戰場已經轉移到移動互聯網。”目前,我國網民人數已達8億多,信息獲得主要來自移動互聯網,看報紙的人越來越少,幾乎都是通過手機看新聞,因此,輿論場的主戰場已經轉移到移動互聯網。爲什麽要搞媒體融合,他認爲,是要讓主流媒體的聲音占領主戰場,在這方面主流媒體亟需加強。除了央媒層次、省媒層次的媒體外,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也要大力加強。

           

            習總書記去年8月和11月曾兩次談到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的問題,指出“要紮實抓好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更好地引導群衆、服務群衆。”“要深化機構、人事、財政、薪酬等方面改革,調整優化媒體布局,推進融合發展,不斷提高縣級媒體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爲此,中宣部去年曾在浙江長興傳媒集團召開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現場推進會,提出2018年600個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2020年底全國基本覆蓋的工作安排。

           

            在媒體融合的推進發展過程中,豐富的內容資源、強大的技術力量和足夠的資金支持缺一不可。今年初,受中宣部委托,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組織編制並審查了《縣級融媒體中心省級技術平台規範要求》,中宣部和廣電總局聯合發布了《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規範》,對縣級融媒體中心技術系統地建設提出了總體架構、功能要求、基礎設施配套要求、關鍵技術指標及驗收要求等。這是國家層面對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首次提出規範化的技術要求,也從省級技術平台層面出發爲縣級融媒體中心提供了制度化的行業技術標准,由此可見國家對此足夠重視。

           

            有文章說,目前我國媒體融合已經到了下半場。王連弟表示,不清楚這種說法依據何在。他認爲媒體融合才剛剛起步 ,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解決“兩張皮”問題。在傳統媒體單位,傳統業務部門和新媒體部門融合度不高,傳統業務部門有一套班子,新媒體部門有一套班子,有的單位成立一個融媒體中心,幫助傳統媒體那些不會用APP軟件的老同志操作,這種狀態能夠叫“融合”嗎?什麽叫“融”?“融”就是一體——人的觀念、組織架構、工作流程、業務技能等都要“一體”,這才叫 融合。當然,這是一個必須要有的過程,融合不是一蹴而就的。國家層面直接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大趨勢非常好。在融合的過程中出現問題在所難免,確實有做得相當好的融合平台,比如《人民日報》《浙江日報》等。主流媒體轉型融合和發展要分階段,要有一個過程。他認爲再過兩三年,5G時代下的主流媒體在網上的聲音會越來越大,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會越來越強。

           

            至于說到傳統出版社,王連弟認爲大部分單位仍處于“數字化”階段,先把“物字”(紙質的文字)變成“數字”,進行原有産品的數字化加工,離真正的融合還有較大的距離。

           

            張立對于新聞出版融合發展這一主題發表了見解,他最近看到一份內部資料,裏面提到傳統圖書、專業圖書在論文寫作中的被引頻次逐年下降,這個現象應該引起重視。以前出版圖書是爲了傳播觀點,現在基本只有收藏價值,傳播價值不大,跟新媒體無法相比。 他建議,轉型成功與否應有標准,可以取決于傳播力是否提升、新業態下是否留得住作者、體制機制是否適合當下的市場競爭 、以及技術有沒有得到准確的應用。只有建立起適應融合發展時代的商業模式,才可能有後續持續發展的動力。中央提出融合發展是非常有戰略意義的,當今這個融合發展的時代,對傳統出版人來講,機會大于挑戰,就看大家能否准確判斷機會點,准確把握時機,趕上時代前進的步伐。

           

            媒體融合發展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

            黃楚新認爲,中國有著強烈的對于媒體融合的緊迫感,他和團隊在國內外很多地方做過調研,將中國大陸新媒體發展如此之快、影響如此之深的原因概括爲三個方面的紅利:一、人口的紅利,中國大陸去年年底已經有8.29億網民,其中98.6%是移動互聯網的網民;二、政策的紅利,國家大力支持新媒體的發展,能夠看到網絡直播、抖音等新的媒介形態不斷出現;三,技術的紅利,中國的快速發展離不開技術人員辛苦的工作。

           

            他談到,2014年8月通過了《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後,我國媒體融合的力度非常大,尤其是新聞傳播領域,2018年8月底之前,北京16個區都已經完成了媒體融合,區一級媒體融合建設,正在整體推進。 他認爲媒體融合發展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或者說永遠在路上,媒介從誕生第一天開始就處在不斷的融合和轉型當中,媒體融合已經走在下半場是個僞命題,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媒介形態出現,媒體融合將隨著技術的進步和形態的變化不斷遞進,不斷衍生出新的媒介形態。


           

            出版人應該做到明德、固本、取勢和優術

            針對數字化轉型及融合發展,朱慶用出自于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的8個字來表達自己的觀點,認爲出版人應該做到明德、固本、取勢和優術。

           

            一、明德。習近平總書記出席聯組會時強調了明大德、立大德、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這在數字化轉型及融合發展方面同樣適用。用明德引領風尚,堅持正確的出版導向,堅持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無論怎麽轉型,這是做出版的必要條件。

           

            二、固本。本是根本,是基礎,出版的本在于內容。對出版業來說,只有采集、整理、優化內容資源,才有機會和技術機構合作,做好份內的事,就是做好內容。

           

            三、取勢。這是戰略層面的能力,可以理解爲趨勢、大勢,是不以人意志爲轉移的規律性的東西。高新技術日新月異,如果不能跟上發展趨勢,還停留在傳統思維模式下,可能就被曆史抛棄了,因此要把握好新時代的大趨勢。

           

            四、優術。這是技術層面的能力,集合知識、方法、策略和經驗,將智慧轉化爲具體的方法並不斷提升。出版人應將接觸到的、學到的、掌握的東西整合起來成爲自己的內容,順應時代趨勢,提升融合發展的能力。

           

            最後他建議,要積極利用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更好的發揮出版內容資源優勢,推出更多適合網絡傳播的原創數字出版內容;深入推進資源聚集整合,建設具有較強內容整合力、行業影響力的數字化出版服務平台和專業數據庫;推進出版單位機構融合、業務融合、資源要素融合,探索建立數字化環境下內容生産傳播一體化;加快構建出版融合發展技術標准體系,深入推進相關國家標准的應用試點示範工作。


           

            提供學校優質學科專業垂直領域的知識服務

            吳湘華在發言中表示,中南大學出版社是一家有情懷的學術出版社,爲捍衛湖南學術出版高地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主要依托學校優勢學科資源做期刊出版、學術圖書出版和高校教材出版和供應。依托于中南大學這個優秀品牌,出版社經營了10個期刊,是湖南省內最強大的科技期刊群。在轉型過程中,中南大學出版社作爲學校科技成果發布和知識傳播的“中央廚房”,建設了三大中心——建設學校出版服務中心,爲學校出版物的政治安全、質量安全、經營安全提供專業服務;建設學校優質課程資源中心,利用增強出版技術爲構建新時代高校專業人才培養的新體系服務;建設知識服務中心,爲政、産、學、研、商等提供學校優質學科專業垂直領域的的知識服務。

           

            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出現給教育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隨著大數據的應用,通過評測使學生的因材施教成爲可能,並且可以通過優質的出版平台和知識資源的彙集,迅速做出相應的教材、相應的課件,甚至可以讓最好老師的授課跨越時空讓所有學生受益,有效解決教育公平問題。但老師更重要的是育人,這是大數據、人工智能所不能替代的。因此解決技術平台、內容資源之後,要解決如何人性化的呈現。

           

            目前出版社沒有大數據,我們無法知道讀者是誰。現在有些出版社做的很好,通過書本導流之後,獲得讀者去向,提供進一步的服務。這方面中南大學社正在推進,比如學術期刊在對當年的高頻詞進行分析之後,可以得出今年最熱的研究方向是哪些,就可以針對性地進行引導、發現、選擇、加工和傳播數據資源。

           

            中國知網提供新聞出版在深度融合的解決方案

            何朝輝介紹,中國知網始建于1995年,致力于構建打通全世界公共知識生産、傳播、擴散、利用與再創新全過程的全球化知識基礎設施。將期刊文獻、學位論文、會議論文、重要報紙、專利、年鑒、工具書等各類規範化、權威性的數據資源整合起來,形成世界知識大數據,並充分利用海量數據存儲技術、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大數據分析技術和深度學習算法,爲科研工作者提供精准的科研成果獲取服務和迅捷的學術成果發表服務,爲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普通大衆提供場景化的權威知識服務。

           

            在出版媒體融合方面,知網在積極探索和實踐。2017年申請了網絡出版刊號《中國學術期刊(網絡版)》,簡稱CAJ-N,在此基礎上,搭建了學術文獻的網絡首發平台,爲科研工作者的學術成果發表提供了平台。在通過期刊社的錄用定稿後,可以直接在CNKI平台上進行發表,大大提高了學術論文的時效性、影響力和傳播力。目前有1000家左右的雜志社加入錄用定稿網絡首發出版,從對比的結果來看,加入網絡首發的論文,從下載量、浏覽量、檢索數、影響因子、H指數等各種指標上看都有一個很大幅的提升。除了首發出版,還實現了學術論文的增強出版,將學位論文的高清圖片、實驗過程數據、視頻、音頻都發表出來,此外還有數據出版、協創出版等。


           

            大數據助力新聞出版産業發展

            朱濟順簡要闡述了出版發行業信息化現狀,強調了在智能時代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提出了數智化,即“數據智能+網絡”的概念。他介紹了中金易雲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成立的首要任務是用大數據來解決行業問題,大數據技術助力出版發行業優化,例如根據語義分析加標簽體系進行精准選題、渠道鋪貨等,闡述了在新聞出版媒體融合方面的實踐和思考。 他認爲對于出版單位,應該更加專業化,並且重視資源的整合與合作。出版發行行業基本數據應包括庫存數據、小票級銷售數據、會員數據、網絡書評等,出版單位應從整個供應鏈角度,通過內部數據、外部數據關注本單位在整體行業的優勢、劣勢。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