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移動互聯網又顯新特點
2019-07-05 08:55:12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移動互聯網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移動互聯網流量消費持續高漲,移動智能終端形態更豐富,移動應用數量和下載量同步增長,移動互聯網企業投融資規模下滑……”在上周發布的中國社科院創新工程學術出版項目《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報告(2019)》(以下簡稱《發展報告》)中,記者看到,過去一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呈現出諸多特點。

 

 

       社交類應用格局已松動

       2018年,國內移動社交領域非常活躍,備受資本關注。全年有159款社交類客戶端誕生,比2017年翻了一番。而2008年—2015年8月,社交類移動應用程序上線數量才有153款,平均一年上線19款。從投融資方面來看,相較2017年,社交領域的投融資事件減少29.5%,但是融資總額增長68.2%。

 

       從《發展報告》中可以看到,2018年社交領域在三個方面發生了較突出的變化:在熟人社交領域,騰訊産品成爲“移動互聯網基礎設施”,並開始轉型升級;陌生人社交領域則不斷有新入局者,在垂直、細分領域尋找增長點;更爲突出的是,抖音、快手等以“短視頻+算法推送+移動社交”的屬性,在騰訊、微博等分別主導的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外開辟了一條“新賽道”,在2018年取得爆發式增長。新技術、新業態、新市場三個因素共同作用,社交類應用穩固的格局開始松動。

 

       同時,移動社交應用在服務社會管理方面正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在微信方面,截至2018年12月,微信城市服務累計用戶數達5.7億,有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開通了微信城市服務。政務新媒體布局進一步體系化,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政務微博達到176484個。抖音上已有5724個政務號、1344個媒體號,成爲政務新媒體傳播正能量的重要平台。

 

       《發展報告》指出,在未來很長一個時期,熟人社交格局不會有所改變,但在陌生人社交領域,以及新技術領域,仍然有很多機會留給創業者,合規發展是未來社交應用生存發展的根本。

 

 

       不守規則的“代價”顯著提高

       2018年,我國移動輿論場傳播也呈現出一些新的變化,《發展報告》認爲,一方面,跨媒介傳播環境下輿情演變愈發碎片化。以移動短視頻和網絡社群爲代表的新興傳播方式在移動輿論演變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移動媒介的多元化與個性化,也導致輿情演變愈發碎片化,參與其中的個體,在分散化、圈層化傳播的有限視野中,受到的情緒感染相對強烈,隨衆性也更強。一旦媒介過分強調信息的快捷性而忽視准確性,極易加劇公共輿論的“盲從”。

 

       另一方面,現代規則意識已成社交媒體輿論爭議中的制高點。在全面建設法治社會的背景下,主流網民群體崇尚法律權責和公共秩序,對社會法治和規則意識認同度逐步提高。新一代青年人的權利意識和規則意識、公共意識較強,並積極參與輿論場中的表達。可以看到,在移動社交媒體時代,因不守規則而被曝光和譴責的“代價”顯著提高,以法律和公序良俗爲基礎的規則文明在移動輿論場的弘揚,無疑有助于現代社會的有序運轉。

 

 

       “出海”主打本土發力娛樂

       2018年,中國互聯網企業在資本與技術的雙輪驅動下,加快了全球化發展的步伐。中國的社交平台、短視頻平台、支付平台等在走出去方面也取得不錯的成績,《發展報告》指出,大致表現出以下特點:

 

       主打本土化。各移動平台及其提供的移動服務都結合當地特色進行了一些必要的改動,普遍采取了“全球爆款複制+本地化改造”的方式。例如,一些“出海”短視頻應用集成了多款當地視頻等應用,令用戶耳目一新。一些短視頻平台還專門根據當地用戶的使用習慣和需求進行調整,使之更符合本土市場的文化與使用習慣。諸多移動互聯網平台還通過本土化運作,吸納越來越多的當地元素,如文化符號、人力資源、資本等進入,使之更容易被本土社會接受。

 

       發力娛樂化。多數“出海”的移動平台都不涉及新聞時政內容,主要發力線上和線下人際交往,提供個人生活類、娛樂化功能,規避了許多跨國發展中的政治和意識形態阻礙。不同地域、文化背景中的人們圍繞娛樂化內容和功能能夠形成更具共性的需求,不僅降低了各移動平台在不同國家和文化中切換的難度,而且也更易于形成廣泛擴散。

 

       借助資本化。資本運作是移動平台在本土迅速立足並發展的重要手段。不少在海外發展的平台大多依靠投資、入股、收購等手段,以資本形式參與到當地移動平台建設與發展之中。資本化運作不但提高了移動平台走出去的效率,減少了貿然挺進陌生市場可能遇到的風險,而且會讓當地政府、企業、民衆有更強的認同感,讓平台發展更加順利。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