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聽5家印企聊聊與平台合作的那些事兒
2016-04-18 08:14:19  來源: 科印網

各類印刷電商平台的來襲,爲印刷圈注入了互聯網的活力,也迫使印刷人重新思考企業的經營模式,我們邀請到5家印刷企業代表,一起聊聊在互聯網大潮下“合作與經營”的那些事兒!

國內某傳統印刷企業

化名“A”

“雲印技術的訂單,讓我們利用起了夜間的閑置産能”

我們是深圳一家傳統印刷廠,現在的主營業務爲海外商務、出版類印刷,以及少部分的快印、合版業務,年産值過億元。目前,雲印技術每個月能給我們帶來價值100萬元的訂單,占據我們圖文業務較大份額。

我們是在雲印技術上線半年時與其開展合作,算是雲印技術較早的一批印刷服務提供商,目前主要爲其提供商業類印制服務。我們有非常完善的ERP管理系統,合作最初,爲保證順利溝通,在雙方共同的努力下對接了ERP系統,即在我們的生産前端加了雲印技術的下單系統,後端對接了他們的配送系統,打通了ERP系統後我們與雲印技術的合作非常順暢。

雲印技術給我們的訂單多以快印、合版爲主,雖然時間急,但是設置得非常合理,基本上都是他們當天下單,我們夜間生産,第二天再配送,這樣既不影響原有的海外業務生産進度,也充分利用了我們之前閑置的夜間生産能力,且雲印技術給出的價格也不錯,我們非常喜歡現在的合作模式。合作這麽長時間,雲印技術也會帶著其他的印刷服務提供商來我這裏參觀,有人會問:“在合作中,哪些問題是讓你比較頭疼的?”我覺得答案應該是溝通方式的差異。雲印技術是服務終端客戶的企業,屬于服務類,而我們則是制造業,合作的思路上需要多磨合。與此同時,對于想要與平台進行合作的印刷廠我也有一點建議,就是要做好從大單向小單、散單轉型的思想准備。

國內某傳統印刷企業

化名“X”

“與電商平台合作,打通ERP非常關鍵”

在配送方面,目前的合作方式是:在完成訂單之後,我們將産品送到Y、Z的庫房或辦事處,由他們進行分發配送。對于大訂單,因運輸問題,Z會考慮由我們運送到終端用戶那裏,Z負責人會一同到場,就目前而言,雙方的合作都是非常愉快的。

在電商平台這個概念剛出來的時候,有人說,最終平台可能會彙集大量的業務,從而以量來壓低成本,使得印刷企業再想找到優質客戶就難上加難了。對于這點,我認爲有些片面,互聯網越來越發達,印刷行業已經走過了信息不對稱的時代,那時的印刷行業基本上每道工序都有利潤,但現在印刷行業應該要逐漸歸于規範化,整體的利潤肯定會下調,印刷電商的平台或許是規範行業的一個手段,大家可以放下敵意。如果有精力,不妨向他們多學習,尤其在營銷、宣傳方面。

蘇州市愛歐廣告有限公司

總經理 汪泓

“跨區域合作,最大的問題仍是成本”

印刷與互聯網的融合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發展趨勢,我們會堅定地朝著這個方向努力。鑒于自己開發網絡平台需要投入的精力和財力過大,我們暫時還不具備這樣的能力,更傾向于與平台合作。

但就目前而言,印刷企業和平台的合作還有待磨合。平台接收、分配訂單,再由不同的印刷企業生産,那麽如何保證印品質量的標准化,如何保證交貨周期?另外,印刷市場本身已是一片紅海,平台在中間要賺取差價,印刷供應商也要盈利,這樣一來平台上的價格還是否有競爭力?價格過高,客戶不會來,價格過低,又如何找到價格更低的印刷服務供應商?供應商又是否給力,在保證産品質量的基礎上,還能做到按時交付?這些都是需要平台和印刷企業需要解決的問題。

2015年,我們與長榮健豪展開合作,主要模式是繳納一定加盟費,利用長榮健豪的平台接單,接到的訂單由我們自己分配,適合我們的就盡量自己來做,而一些對工藝有特殊要求的訂單,如文件袋、面巾紙等産品則發給平台做。坦白地說,合作所帶來的業務量僅占我們總業務量的很小一部分,對總業務量的影響非常有限。一是因爲印刷品不同于大衆消費品,它具區域性,客戶還是習慣面對面交流,也有看樣的需求;二是平台上的訂單依然鳳毛麟角,網絡推廣也不是一件易事。現階段,我們90%的客戶仍然習慣用QQ傳輸文件。

最初我們對于與平台合作的期許,是希望能爲我們提供更多的産品和服務,更重要的是能夠降低成本。合作下來,平台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幫助我們豐富了現有的産品類型,但成本方面卻沒有體現出更多優勢。我們在當地可以找到與平台價格差不多的印刷供應商,再加之天津到蘇州的物流費用,有些産品反而劃不來了。印刷品最好還是就近服務,跨區域合作,成本仍是最主要的問題。

天津市深藍彩色印刷有限公司

總經理 楊瑞潔

“不當飯吃當酒喝,合作只是錦上添花的事情”

前段時間大家都在談“互聯網+印刷”,我認爲更應該是“印刷+互聯網”,即利用互聯網技術幫助印刷企業完成接單、確認、支付、存儲、交付等生産和營銷推廣過程。我們也在嘗試搭建網絡印刷平台,包括手機移動端,做下來感覺網絡營銷推廣還是比較困擾企業的事情。

除自己搭建平台,與印刷電商平台合作也是我們在嘗試的方向。比如與長榮健豪的合作,主要是看重低成本的優勢。但我們並沒有利用他們的平台,因爲一是平台是收費的;二是盡管平台的理念很好,也有很多項目(如線上有千種産品等),但內地與台灣的印刷市場環境是有區別的,要考慮內地客戶真正的需求有多少。所以目前我們與其的合作更類似于“代加工”模式。

我們也在了解國內其他的一些印刷電商平台,目前比較關注八戒印刷的模式,他們是以海量數據和豐富的設計資源爲入口切入印刷行業,再以訂單定向派送的方式,通過單一品類印刷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實現對印刷企業服務質量的管控。這種模式不僅局限于印刷行業,其他行業也是如此,有了數據一切皆有可能。他們還對加盟印刷供應商設置了較高的門檻,如從業時間、設備産能、主營業務、現有客戶組成等方面都要嚴格審核,對印品質量也嚴格把控。我們一直面對的是直接客戶,注重打造精品印刷,在印品質量方面的要求我們兩者恰好契合,這也是希望開展合作的一項重要原因。目前合作的進展處于資格審核階段,未來這種合作方式是否可行?産品質量能否做到標准化,得到客戶認可?價格是否有競爭力?還要等待市場的檢驗。

互聯網人總是會有些奇思妙想,善于講故事,而我們傳統企業經營人的優勢則是更懂行業、更落地。目前來看,國內還沒有出現非常成功的印刷電商平台,大家對于印刷電商的認識也在逐漸趨于理性,認識到印刷還是要基于傳統産業,還是要立足于生産和服務,能夠真正滿足客戶要求,做到方便客戶,才能是成功的起點。我們與印刷電商平台合作的心態暫時還處于“嘗試”,摸著石頭過河,並沒有完全當作主要的發展方向。現在維護好老客戶仍然是最重要的工作,與平台合作只是錦上添花的事情。

上海靈燕數字印刷有限公司

總經理 王淩雲

“我們與電商平台的完全合作還在遠處”

前一段時間,我們和電商平台停止了合作(主要是如“寶寶樹”等個性化影像的印刷網站)。停止合作不是因爲不看好電商平台這種模式,而是發現在近幾年內,電商平台難以滿足我們現在主營業務的需求。

現在網絡印刷平台雖然說可以提供個性化的産品,但服務也停留在比較淺的層面,能提供給普通消費者一種固定的産品,僅是産品的內容個性化。而上海靈燕定位于以商務印刷爲主。當然,在商業印刷中,也有像名片、易拉寶這樣比較成熟的産品,很多印刷平台可以實現下單生産這些産品,但就目前情況來看,此類産品也沒有做得很好。但是在偌大的商業印刷中,企業的宣傳冊和産品冊等産品才占據了更大的業務占比。這類産品很不標准,專業性較強,需要涉及不同的工藝和特殊的要求,同時商業印刷客戶對這類産品的要求也非常嚴苛,這就是現在電商平台很難實現的了。

我們當然希望和商業印刷的電商平台合作,但如何合作,如何設計出合理的産品放到網上,怎麽面對海量的訂單,這都是需要我們籌劃的問題。一個普通的消費者可以在網上輕松地購買一本書,但是如果讓他根據自己的需求挑選紙的規格和裝訂方式,他可能就因爲沒有印刷常識而無法下單。上海靈燕現在的主要業務來源于同行,我們也在做微商,從去年的銷售成績看,來源于網絡的訂單增長更快。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電商平台未來發展潛力是可觀的,我們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努力。

 

責任編輯: 海聞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