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正文
    來“神秘工廠”看火車票誕生記
    2018-02-13 04:05:21  來源: 大河網

    探訪火車票印刷單位:不許一張廢票外流,送票責任和運鈔相近

    每逢年節,一張小小的火車票,牽動著千萬人的心。從徹夜排隊到動動手指、從擁擠的綠皮車到寬敞的動車組、從長途顛簸到“高鐵能否再快點”,它承載著遊子對家的渴望,也見證著中國春運的變遷。

    可你知道你手中的火車票是怎麽印刷的嗎?讓我們走近鄭州鐵路局的印票人,了解火車票印制、分裝的過程。

    “印票車間”1949年創立,屬涉密單位

    “方寸”之間的火車票是在哪兒印制的呢?記者對中原鐵道文化傳媒公司印務分公司進行了探訪。由于該單位屬涉密單位,所以具體位置無法公布。

    該印務分公司地處一個還保留著上世紀50年代建築風格的院落裏。

    印務分公司經理王敏介紹,這裏是原來的鄭州鐵路局印刷廠,1949年鄭州就創辦成立,現歸屬于中原鐵道文化傳媒公司,承攬著鄭州、武漢、西安三個局集團公司的“紅色”電子客票印刷業務,並負責配送。

    據了解,“紅票”主要供各車站人工售票窗口和各鐵路代售點。而旅客通過互聯網購票後取的磁卡票(俗稱:藍票)則是在自助取票機上打印的,目前在其它鐵路局票務分公司印制。

    走進印務分公司票據庫房,牆壁上依次懸挂著保密、互控、交接等各種管理制度,6盞防爆燈下擺放著幾十捆特制的票據防僞紙。三名身穿藍色制服、戴著手套的職工正從成品庫往外搬運成箱的車票,就是新鮮出爐的“紅票”。

    一捆紙印10萬張車票,不允許私自外流

    火車票在打印前究竟是怎樣生産出來的?對于頗顯神秘的車票印制人,他們都有哪些不同呢?

    記者注意到,雖然印務車間樓比較破舊,但裏面的設備都比較新穎,特別是計算機表格印刷機。“印車票和印鈔一樣,都是防僞較強的印刷,所以需要專用的紙張。這一捆紙,可以印制10萬張車票。”王敏介紹說。計算機表格印刷機主要是在白紙上印上防僞的“紅底”,裏面布滿了用于防僞的水印圖案,“這種印刷,要求油墨必須均勻,不能有模糊不清或印刷不均勻的。”

    防僞印刷後,車票進入打號分割程序。打號,就是車票按照各個局、車站的獨有編號,在上面編排數字。負責給車票打號的白師傅已在此工作20多年了。他用專用的工具撥拉上面的印號機上面的字母和數字,快得驚人,而且准確無誤。

    打號後,車間師傅給整張的車票分割成卷。對于有瑕疵的廢票,王敏說他們進行質量檢查後會在碎紙機上進行集中銷毀,不允許一張廢票外流。

    特殊車輛押運,和銀行運鈔不相上下

    庫房外,一輛依維柯早已打開後門,裝有客票的箱子有密封膠帶,對發往外地箱子還用打包機進行再加固。裝車時,送票組長楚鴻斌和庫管員單玲玲反複核對單據。記者發現,就連送票的汽車也是經過改裝的,整個車身沒有窗戶,駕駛室後面裝上了防盜窗。

    “一箱10卷票,每個票卷能打印1000張客票,1箱就是1萬張。”楚鴻斌一臉莊重地對記者說:“人民幣最大面值100元,一張廣州到新疆的火車票將近1000元,1箱票卷的價值至少1000萬,今天需要配送185箱電子客票,承擔的責任和銀行運鈔員不相上下。”

    10時20分,楚鴻斌和劉明傑、徐中民兩名送票員坐上專車,直奔鄭州火車站。“最早印硬板票,1996年開始印紅票(粉紅色電子客票),1997年産量達到7000萬張,最鼎盛的時候一年能印兩億張。”聊起火車票,他們的言語中充滿自豪和驕傲。

    一張小小的車票也見證著鐵路的發展。據了解,目前互聯網訂票的顧客占到訂票總額的70%左右,而互聯網訂票的顧客大多數都在自助機上取“藍票”,所以紅票的印量是逐年下降的。該車票印務車間從最鼎盛的時候一年能印兩億張車票,回落到每年的7000萬張。“今年春運,估計我們車間車票的印刷總數應該在1200萬到1300萬張之間。”王敏說。

    在這些印刷車間的工人看來,也許有一天,“紅票”會徹底退出曆史舞台,但鐵路人默默奉獻的愛路情懷會始終如一。

    責任編輯: 四海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