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2017-06-16 11:20:54  來源: 騰訊網

造紙術是我國的四大發明之一。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漢,就已經出現了造紙術。蔡倫造紙的說法一直流傳至今。漸漸地紙已經基本取代了古代的帛、簡而成爲我國唯一的書寫材料。隨著我國造紙術不斷革新。除麻紙、楮皮紙、桑皮紙、藤紙外,還出現了檀皮紙、瑞香皮紙、稻麥稈紙和新式的竹紙。造紙術也有當時的北方傳播各地,在南方産竹地區,竹材資源豐富,因此竹紙得到迅速發展。到了現今,這種古老的手工造紙已被快速精確的機械所替代。手工造紙逐漸衰落,這些工具的所在地也成爲了曆史的遺迹。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雖然手工造紙已不常見,但是在溫州瓯海的澤雅,這種古老的造紙方式至今仍然在用。澤雅素有“紙山”美稱。澤雅先民原系福建南屏一帶人,因避元末之亂遷居于此。遷居後,發現澤雅一帶多水茂竹,正適合造紙。于是重操舊業,建水碓、紙槽,進行竹紙(當地叫屏紙)的生産。因澤雅地處較偏僻,在澤雅竹紙發展史上起了重大作用。澤雅竹紙的生産曆經明、清,至今仍沿用古法造紙。此後,澤雅的屏紙生産盛極一時,幾乎成了當地居民的主要生存手段。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紙農們聚族而居,以紙爲業,澤雅的山水之間形成了大大小小幾十個古村落,水碓坑村和黃坑村是其中保存得比較完整的兩個古村落。村內都有保存完好的傳統民居和造紙作坊,是澤雅紙山文化的一個縮影。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自宋末元初傳入澤雅以來,至今完好保留。它可以說是中國目前保留最原始、最完整的古法造紙術。因此澤雅古法造紙也素有中國造紙術活化石之美譽。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在四連堆造紙坊,紙農們在重複著搗漿、撈紙,續寫著“紙山”的傳奇故事. 明代科學家宋應星在其《天工開物》中對造紙就進行過詳細的記載,主要工序有“斬竹漂塘”、“煮蝈足火”、“落料入簾”、“覆簾壓紙”、“透火焙幹”等。澤雅紙農所保留的造紙工藝流程幾乎與之吻合。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四連碓造紙作坊位于中國浙江省溫州市瓯海區澤雅鎮,北鬥山腳龍溪中遊,占地約0.28平方千米,是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澤雅山區水多竹茂,元明時代的先民在此順溪建造水渠、碓輪及紙坊,並與山水渾然一體。鼎盛時期有數千人從事造紙,到處是水碓和紙坊,所以澤雅在明代也被稱爲"紙山"。其中四連碓造紙作坊建于明朝初年,水渠長約230米,順流分4級水碓,可反複利用水力資源,故名"四連碓"。2001年,四連碓造紙作坊被中國國務院列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作坊制紙選用澤雅山區豐富的苦竹(青竹)爲造紙主要原料。先將苦竹截成約3尺長,用水碓舂成碎漿,再用蛎灰水納入窖中發酵;月余後取出,洗淨灰質;然後舂成粉狀落入槽中,用手抄成一張張,曬幹後刀切成塊,再兩邊交叉對切。因日撈千張,或千張成"一作"(意爲體積)而得名.生産千張利用水碓,引用山溪流水沖擊水碓,自動搗舂。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切好的竹條放進石灰裏壓上石塊浸泡,時間爲3~5個月,每個池可放下1500公斤左右。浸泡後把刷撈出,曬幹,再用清水浸洗一個月,除去石灰雜質、再曬幹。這道工序稱爲腌竹。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用極細的竹絲編成的簾在漿池中輕輕一蕩,濾掉水便剩下一層薄薄的紙漿膜,幹了以後就是一張紙了。紙張的厚薄完全取決于造紙師傅的控制水平,輕蕩則薄,重撈則厚。爲得到一張薄紙,古人總結出了“柔輕拍浪”、“持簾迎浪而上”、“抄漿著簾的一瞬間震動紙簾”這三要素。這道工序稱爲撈紙。幾千張紙膜疊在一起,像一堵牆,垂直整齊,稱“紙岸”或“紙牆”。

澤雅古法造紙,中國古代造紙術的“活化石”

 

在四連堆造紙作坊旁還有個展示館,館內通過紙農的一天、紙農的一年、紙農的一生等內容,形象展示出千年紙山深厚的文化底蘊,展示以照片、風俗畫和各類民間民俗文物組成。全面展示了紙農的勞動、生活的方方面面,另外,通過蒙學、婚俗、做壽等民俗畫,生動展示澤雅的民俗風情。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