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宣紙工匠的現代轉型
2017-08-03 15:36:33  來源: 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宣紙工匠的現代轉型:技術創新與時俱進

近日,“中國泾縣宣紙傳承與發展”研修班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舉行,21名宣紙行業技藝傳承代表性學員齊聚一堂,學習並交流宣紙在當代傳承發展的經驗——

紙乃“文房四寶”之一,宣紙更被譽爲“紙中之王”,唐代文獻中即已出現關于宣紙的記載,至今已有1000余年的曆史。在一個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的時代,面對不斷變動的市場環境,宣紙工匠如何守護並傳承傳統技藝?

古法造紙源遠流長

故宮博物院珍藏著唐代韓滉的傳世名畫《五牛圖》,科技人員曾對畫作紙張進行分析鑒定,發現其命紙(緊貼原畫作的紙)是純檀皮,當爲中唐時期用紙;背紙原料是檀皮、稻草,或爲唐及以後的用紙。所謂“紙壽千年,墨韻萬變”果然不虛——現代著名畫家劉海粟用8個字淋漓盡致地概括了宣紙耐久性和潤墨性的特點。

“紙之制造,首在于料。 ”根據國家標准,宣紙是采用泾縣境內及周邊地區的沙田稻草和青檀皮,不摻雜其他原材料,並利用泾縣獨有的山泉水,按照傳統工藝經過特殊的傳統工藝配方,在嚴密的技術監控下,在泾縣內以傳統工藝生産的,具有潤墨和耐久等獨特性能,供書畫、裱拓、水印等用途的高級藝術用紙。“出于追求經濟利益,市場上出現了一些不以青檀樹皮和沙田稻草爲原材料的所謂 ‘書畫宣’,它們並不能算作正宗宣紙。 ”中科大科學傳播研究與發展中心主任、手工紙研究所所長湯書昆介紹,即使在泾縣約400家造紙廠家中,也僅有16家擁有宣紙地標産品保護標志。

作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 “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宣紙制作技藝流傳千載,師徒之間的言傳身教,個人悟性的體會摸索,構成一道動人的傳承圖卷。“從制作皮料、草料到配料、制紙,古法制造宣紙共有108道工序,雖然拌漿等個別工序如今已經采用機械,但撈紙、曬紙、剪紙等工序必須由手工完成。 ”自1987年第一次拿起毛刷起,中國宣紙股份有限公司高級技師毛勝利從事曬紙工作已經整整30年,去年入選央視第二批“大國工匠”。 “根據各種宣紙的特性,掌握刷紙力度的輕重,至少需要3年到5年時間。將濕潤柔軟的紙張平平整整地刷在焙面上,不能有一個氣泡,不能存一條褶皺,更不允許出現一點撕裂。 ”

上世紀80年代,泾縣曾有廠家引進圓網造紙機,替代宣紙生産過程中的撈紙、曬紙等工藝,但是制作出的宣紙雖然增加了緊度,卻影響了潤墨性,簾紋時有時無。由于難以獲得市場認可,加之後期技術改造成本太大,以機械完全代替人工的嘗試不得不暫時擱置。

技術創新與時俱進

4尺宣紙一般需要14刷到16刷,6尺宣紙一般需要22刷,至于一兩丈的大紙則需要幾個曬紙工通力合作。爲保證曬紙達到合格標准,雖然勞動強度不輕,毛勝利卻不允許自己和工友減少刷紙次數,正是數十年的堅持,他把曬紙這件簡單的手藝做到了極致,用行動诠釋了當代的 “工匠精神”。 “事實上,我們在堅守傳統工藝的同時,也在不斷改進技術。 ”毛勝利說,“以前曬紙用土焙,在火牆裏添煤加熱焙面,耗能大、汙染重、勞動強度大。現在我們采用鋼板焙,根據紙張薄厚,通過控制蒸汽調節焙面溫度,既節能環保、降低成本,又減輕了曬紙工的勞動強度,可謂一舉多得。 ”

“宣紙制作技藝並非一成不變,曆代宣紙工匠一直與時俱進,不斷引入新元素、新技術。 ”中國宣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迎福介紹,在宣紙生産過程中,明代引進了水碓工藝,清末引進了純堿、漂白粉等,上世紀50年代使用常壓蒸煮,60年代使用打漿機,90年代用鋼板焙代替了土焙,近幾年又引進了蒸汽盤貼、機械手劃單槽等。

“傳統工藝是爲使産品達到一定性能,長期積累形成的技能,在保證宣紙質量的前提下,其中的部分工序完全可以由機械代替。”湯書昆認爲,當前宣紙生産面臨勞動力成本上升、市場競爭加劇等壓力,結合科學技術或者現代分析手段指導生産、監控質量,對于宣紙生産而言是一種重要突破。“一方面,機械提高了生産效率,降低了宣紙生産成本;另一方面,造紙行業單調辛苦,年輕人不願從事,引入機械甚至智能機器人代替部分人工,是工業化時代的必然選擇。 ”

“在全國所有手工紙生産企業中,包括宣紙生産企業,只有紅星宣紙采用數字化和可視化手段進行生産過程管理和終端質量檢測。 ”中國宣紙股份有限公司宣紙研究所所長黃飛松說,“檢測主要分兩部分,其一是紙漿系統檢測,檢測配料成分和打漿度等;其二是抽樣檢測,就是成品出來後檢測其各項理化指標。 ”

瞄准小衆嘗試“訂制”

唯有定形准、顯色穩、壽命長的好紙,才能准確呈現書畫家的創作意圖。因此,書畫家莫不渴求好紙,甚至很多書畫家有收藏好紙的癖好。 “不同的材質能表現不同的筆墨質感,一張好紙可以結合材料、工藝等因素,最大程度地呈現金之挺、玉之潤、石之樸、竹之利、帛之澀等5種材質的特點。 ”應邀前來講學的閩江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書法教師歐鍵汶認爲,宣紙的分類不妨從書畫家創作的角度出發建構模型,用科學的方法制作適合書畫家要求的紙。 “就像打開中醫藥箱,寫意或者工筆、潑墨或者積墨,每一種創作類型都能找到對應的紙張。 ”

事實上,除了公衆熟知的生宣和熟宣,宣紙還能細分爲很多種類:按照原料配比,可分爲棉料、淨皮和特種淨皮;按照規格,可分爲三尺、四尺、五尺乃至丈六、丈八、二丈等;按照簾紋,可分爲單絲路、雙絲路、羅紋、龜紋等;按照厚薄,可分爲棉連、單宣、夾連、二層、三層等。 “從書畫家個性化的角度出發制作宣紙,需求量小、成本較高,目前只適合規模較小的廠家生産,但是爲了塑造品牌,我們也曾爲書畫名家 ‘私人訂制’宣紙。 ”黃迎福說,上世紀70年代,當時的安徽泾縣宣紙廠按照國畫大師李可染提出的要求,經過反複試制試用,爲他制作了“師牛堂”專用紙。如今在收藏市場上,這批紙已經達到每刀10萬元以上的價位。

傳統工匠大多依靠眼觀、觸摸等經驗制作宣紙,與現代標准化、産業化、規模化生産的要求存在一定差距。中科大手工紙研究所副所長陳彪說:“紙的技術參數,跟它的性能和用途緊密相關。通過精密的儀器測試、分析,就能夠得到某種類型宣紙的參照標准,對照這個標准並改進原料配比和生産工藝,就能生産出符合要求的宣紙。 ”

“爲創造更好的經濟效益,企業可以嘗試爲某一行業或某一群體批量訂制宣紙。 ”黃迎福說。2009年,當時的中國宣紙集團公司和北京郵票廠曆時3年,成功開發出郵票宣紙,翌年我國推出首枚宣紙郵票,“國寶宣紙”和“國家名片”完美結合。 “與機制紙比較,作爲手工紙的宣紙相對粗糙,郵票宣紙需要滿足打孔、印刷等特定要求,我們因此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在此基礎上,我們還曾爲攝影展定制‘半生半熟宣’,專門用于印制攝影作品的宣紙。 ”

責任編輯: 海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