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三座裏程碑見證中國印刷術千年發展
2018-10-16 07:56:27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印刷術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印刷術的發明改變了用手工抄寫費時、費力、費工的落後狀況,提高了複制速度,加快了知識傳播,增強了文化普及,推進了社會進步。江蘇省無錫市王選事迹陳列館裏展示了“中國印刷技術發展三座裏程碑”,向我們述說了雕版印刷術、活字印刷術、漢字信息處理技術三座裏程碑的故事。

 

目前發現最早的雕版印刷品是公元868年印制的《金剛經》。

 

江蘇省無錫市王選事迹陳列館裏展示的“中國印刷技術發展三座裏程碑”。

 

浙江省瑞安市平陽坑鎮東源村木活字印刷。

 

王選研究“輪廓+參數”。

      裏程碑一 文化需求催生雕版印刷技術

      許多學者認爲,雕版印刷的發明源于遙遠的陶器時代使用的制陶的印模,以及後來逐步發明的造紙術、印章技術、石刻拓印等技術,並于太平盛世的唐代興起。雕版印刷術發明的動因,一是宗教傳播的需求,唐代儒、釋、道三教並立,佛教興盛,佛經大量的抄寫傳播促進了雕版印刷的發明。目前發現最早的雕版印刷品是公元868年印制的《金剛經》,該經現藏于英國。

      二是文化傳播的需求。唐代的社會穩定促進了文化繁榮,《全唐詩》4萬余首、作者2000余人,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神蘇轼等名人的精品力作廣泛傳播促使了雕版印刷的發明。

      三是應對科舉的需求。隋唐實施的科舉制使讀書人可以通過考試進入社會上層。“朝爲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隋唐以來的千余年間,科舉考試産生了700多名狀元、10萬多名進士、數百萬名舉人。贛東民謠“臨川才子金溪書”點明了才子和印書的關系。臨川和金溪是毗鄰的兩個區縣,曆史上臨川考取進士700余人、舉人千余人,金溪許灣鎮在明清時期有印書堂號60多家,科舉制催生了讀書人讀書,讀書催生了雕版印刷的發明。

      四是書院興起的需求。唐朝以來興辦了7000多家書院,爲滿足書院讀書、講書的需求,許多書院刻書、印書。湖南長沙嶽麓書院刻印的《嶽麓詩文鈔》57卷、1090篇,作者558人、作者時代曆唐宋元明清五朝,由全院師生101人合編。

      此外,對朝廷法令、農民曆書、商業廣告、票號紙鈔等印刷品的大量需求也極大地促進了雕版印刷的發明。

      雕版印刷技藝于2006年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于2009年入選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目前,揚州中國雕版印刷博物館藏30萬片雕版,南京金陵刻經處藏12.5萬片雕版,四川德格印經院藏32萬片雕版,福建連城縣四堡鄉明清期間有書坊百家,當地的中國四堡雕版印刷展覽館目前還在展示雕版印刷。

      裏程碑二 活字印刷技術推動文化傳播

      在雕版印刷術基礎上發明的活字印刷術,預先制作單個活字,按照稿件檢出需要的活字排版印刷,印刷完成之後拆版,單個活字可以反複使用。活字印刷相比雕版印刷有許多優點,一是節約原料,二是節約刻版的時間,三是節約存放雕版的空間,四是節約費用,五是提高效率。被譽爲“中國整部科學史中最卓越的人物”的北宋科學家沈括(1031—1095),在江蘇鎮江故居“夢溪園”著《夢溪筆談》,記述了畢昇(約971—1051)發明泥活字印刷術的過程,其泥活字爲沈括家人收藏。

      1990年湖北英山縣發現了畢昇墓碑,該縣爲此建立了畢昇紀念館。畢昇活字印刷術比德國人古騰堡發明金屬活字印刷早400多年,古騰堡印刷博物館特設中國印刷展廳,展示了畢昇活字印刷術和王祯發明的轉輪排字架。制作活字的材料有黏土、木材、銅錫鉛等金屬。

      浙江省瑞安市平陽坑鎮東源村木活字印刷自元朝初年王法懋開始至當代王超輝,已傳承了14代,計800多年的曆史。瑞安木活字印刷再現了古代活字印刷的傳統工藝,活字印刷術于2008年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于201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甘肅武威西夏文化研究所所長孫壽嶺對1988年發現的泥活字版本《維摩诘所說經》下卷(經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鑒定爲公元12世紀的活字印刷本)進行研究,並根據沈括《夢溪筆談》中關于畢昇發明泥活字印刷術的記載,經過選泥、制料、刻字、燒制、排版印刷多次試驗,用自家做飯的土爐子燒制泥活字,成功地用泥活字印出了《維摩诘所說經》下卷。

      福建建陽在曆史上被稱爲“圖書之府”,建陽書坊鄉在明朝有100多家刻坊,居民多“以刀以鋤、爲版爲田”。《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統計,建本古籍被列爲國家級古籍善本近1500種。福建甯化縣在明朝中葉開始使用木活字印族譜、蒙書、佛經道藏等印刷品,目前保存有新舊木活字近40萬枚,該縣建立了木活字印刷術展廳。

      裏程碑三 漢字信息處理技術 改變出版曆史

      王選(1937—2006)1958年于北大數學系計算數學專業畢業並留校任助教,自1975年至1993年18年間,全身心投入“漢字信息處理系統工程”,研究漢字快速輸入、儲存、輸出,通過漢字“橫、豎、撇、捺、折、點、鈎”筆畫,研究“輪廓+參數”,發明中文電子出版系統。

      在此之前,鉛字印刷存在四大難題:一是成本高,1974年,全國鑄字合金鋁20萬噸,價值60億元;二是勞動強度大,檢字工人每天撿鉛字排版很重很辛苦;三是造成鉛汙染;四是速度慢。中文電子出版系統攻克了這些難題,並有力地駁斥了“計算機是方塊漢字的掘墓人,也是漢語拼音文字的助産士”等謬論。

      王選于1995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科學獎”,2001年被評爲“20世紀我國重大工程技術成就”,2002年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在王選逝世後,許多網友懷念說:“只要你讀過書、看過報,你就要感謝他,就像你每天用電燈時要感謝愛迪生一樣。”王選不僅樹立了中華民族印刷史上第三座裏程碑,而且爲我們凝聚了一代知識分子、科學家崇高的精神,即:永不止步的創新精神,百折不撓的奉獻精神,刻苦紮實的工匠精神。目前,《人民日報》等報紙皆使用王選發明的中文電子出版系統。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上個世紀80年代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問世,使漢字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王選的創新、奉獻、工匠精神,將激勵我們砥砺奮進。

      雅昌文化集團創始人萬捷1984年從北京印刷學院畢業後一直從事印刷工作。1993年創建雅昌印刷,2000年創建“印刷+IT+文化藝術”新模式,2016年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多次榮獲中國畢昇印刷獎,還獲有全球印刷界“奧斯卡”之稱的美國印制大獎班尼金獎70項,這爲畢昇的故鄉贏得了榮譽。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滿足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須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印刷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印刷總産值由不到50億元增長到1.21萬億元,企業數量由1.2萬家發展到近10萬家,印制出版物品種由不足1.5萬種增加到近53萬種。進入新時代,擔當新使命,印刷業必將爲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爲人民提供豐富的精神食糧,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