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4qjhjz"><ol id="4qjhjz"><blockquote id="4qjhjz"></blockquote></ol><em id="4qjhjz"><abbr id="4qjhjz"></abbr><div id="4qjhjz"></div></em><dt id="4qjhjz"><tbody id="4qjhjz"></tbody><label id="4qjhjz"></label><dl id="4qjhjz"></dl><div id="4qjhjz"></div></dt></th><optgroup id="4qjhjz"><span id="4qjhjz"><select id="4qjhjz"></select><th id="4qjhjz"></th><font id="4qjhjz"></font><dl id="4qjhjz"></dl><dir id="4qjhjz"></dir></span><div id="4qjhjz"><th id="4qjhjz"></th><b id="4qjhjz"></b><table id="4qjhjz"></table><th id="4qjhjz"></th><label id="4qjhjz"></label></div><option id="4qjhjz"><font id="4qjhjz"></font><big id="4qjhjz"></big><ul id="4qjhjz"></ul></option><form id="4qjhjz"><small id="4qjhjz"></small><tt id="4qjhjz"></tt><dd id="4qjhjz"></dd><legend id="4qjhjz"></legend><dfn id="4qjhjz"></dfn></form><optgroup id="4qjhjz"><dir id="4qjhjz"></dir></optgroup></optgroup><option id="4qjhjz"><dfn id="4qjhjz"><address id="4qjhjz"></address></dfn><fieldset id="4qjhjz"><strike id="4qjhjz"></strike></fieldset><ins id="4qjhjz"><code id="4qjhjz"></code><fieldset id="4qjhjz"></fieldset><i id="4qjhjz"></i></ins><u id="4qjhjz"><noframes id="4qjhjz">
              1. <optgroup id="4qjhjz"></optgroup><noframes id="4qjhjz">
                • <acronym id="9xbyxi"><pre id="9xbyxi"></pre><small id="9xbyxi"></small></acronym>
                  • <dfn id="tmhqrs"></dfn>
                  • <tbody id="tmhqrs"><big id="tmhqrs"></big><bdo id="tmhqrs"></bdo><legend id="tmhqrs"></legend><kbd id="tmhqrs"></kbd><center id="tmhqrs"></center></tbody>
                  • 首頁 》正文
                    走過檢字排版,走向雲服務平台
                    2019-02-11 08:07:48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我與印刷的緣分是從學生時代開始的。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年代,當時的市場方興未艾,百業待興,公司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建立,商業宣傳品市場充滿商機。

                     

                           走進印刷天地

                           親曆技術變革

                           1990年,我在一家港資公司承包了名片印刷業務,每天面對大小各異的字體字號的鉛字,最惆怅的莫過于檢字排版(字庫字體字號不全),繁冗的鉛字印刷排版工序,導致當時的工作效率低下,但當自己用心設計的不同版式的名片,經過親手排版、印刷、裁切、包裝,到送達客戶手中,那種成就與喜悅,一直激勵著我在這個行業裏繼續走下去。

                     

                           1990年,王選教授發明了漢字激光照排技術,繁瑣的鉛字排版工作可以由一個人完成,完成工作所需的時間也大爲縮短,終結了印刷行業的“鉛字”時代。作爲親身經曆了從鉛字到菲林技術變革的印刷人,印刷技術的進步爲行業帶來了新希望,亦更加堅定了我與印刷結下不解之緣的信念。

                     

                           1993年5月12日,我與先生自主創業成立北京跋通印刷廠,這是北京盛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

                     

                           改革開放

                           爲企業帶來機遇

                           改革開放後,印刷業從南到北,發展迅猛!也給盛通的發展帶來空前機遇。我至今依然記得盛通創業初期的場景,僅有80人的團隊,租的是上世紀60年代的舊廠房,靠的是幾台二手機器,寒冬酷暑,不眠不休,那時候,我們就夢想著有一天,通過我們自己的努力,創造出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工廠。

                     

                           夢想終于在努力下變成了現實,2000年公司在經濟技術開發區置地建廠,並憑借著企業誠信經營與良好口碑,取得了銀行的貸款支持,購置了世界最先進的海德堡印刷設備機群;2003年率先在行業內引進了“CTP”技術,正式告別了菲林時代,實現了脫機直接制版;ERP管理系統的使用,提高了企業運營效率,爲日後盛通全面實現信息化管理奠定了基礎。2007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08年進入印刷百強排行榜,2011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爲國內首家出版物印刷上市公司,服務客戶包括160余家期刊社、200多家出版社、70余家包裝客戶以及15家海外客戶。

                     

                           因爲熱愛,所以專注,盛通一直將“追求卓越,專注服務文化出版”作爲企業發展的目標,多年來也收獲了豐碩的成果,成爲原新聞出版總署重點支持的首批國家印刷示範企業、綠色印刷標兵示範單位,蟬聯4屆中國出版政府獎之印刷複制獎等。

                     

                           2011年,盛通上市之後,即強烈地感受到了互聯網興起的沖擊,爲此,盛通果斷調整了産品品類,由期刊印刷轉向大力開拓圖書印刷。從2014年開始,盛通再次進入大跨步持續增長通道,産品結構調整獲得成效。我始終相信“除了沖擊,互聯網也將推動圖書業的發展”,換一個角度看問題,“新的傳播方式、新的社交方式,也將帶來越來越多高品質的爆款書籍誕生”。秉持這個信念,2014年盛通堅定地采取了橫向擴張戰略,先後在上海、河北建立了生産基地,目前,盛通在全國已形成了以京津冀滬爲核心的産能布局,年生産6.3億冊圖書。

                     

                           盛通的成長更像是改革開放以來印刷行業發展的一個縮影,技術進步、綠色先行,這是從制造到智造的變革、從傳統向數字的變革、從媒介向跨界的變革。

                     

                           完成數與網

                           走向智能化

                           智能化時代爲印刷業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面對日新月異的市場環境,盛通利用互聯網思維和雲處理技術,打造了服務雲平台,實現在線傳輸、雲端存儲、網絡跟單等技術,爲客戶提供更方便快捷的服務。盛通打造了按需生産車間,建立了一色到多色的柔性生産體系,實現了100萬本到1本的印刷服務。目前,盛通已完成數字化和網絡化基礎建設工作,智能工廠已被正式列入盛通未來重點建設規劃戰略項目,盛通位于京津冀滬四地的工廠都已在逐步推動智能化改造升級工作。天津智能工廠建設已進入車間工藝流程的設計階段。

                     

                           未來,盛通將堅持業務的相關多元化布局和發展,打造教育、出版文化綜合服務生態圈。“專注出版服務,布局教育未來”,盛通將一如既往弘揚工匠精神、紮實做好每一件産品,堅持科學綠色發展,爲推動行業發展、爲國家文化出版事業貢獻一份力量。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