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數字印刷》正文
聽書:想說愛你不容易
2013-02-15 10:46:07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網

國內市場幾乎可以用遍地開花來形容——迄今爲止正規聽書網站已有200余家,除此前專門的聽書網站之外,一些電子書閱讀軟件也紛紛添加“聽書”功能,以吸引自己的讀者群,博得更高的下載量。此外,在各大手機應用商店,專門提供聽書服務的第三方應用也不在少數,《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通過簡單的搜索便發現有百余家聽書軟件處于“在線供應”狀態。

記者在調查過程中也發現,在市場一片火熱的背後,面臨著極大的危機:從質量上看,各大聽書網站內容良莠不齊;從整體環境上看,盜版問題正成爲聽書業的“桎梏”。

大衆市場仍需培養

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門戶網站、出版社、硬件廠商以及電信運營商都已經將觸角伸向了聽書市場。

據了解,除天方聽書網、一路聽天下等一直專注于聽書網站的企業外,搜狐、新浪等門戶網站,中文在線、天翼閱讀等數字出版企業及中國出版集團、上海世紀出版集團等也涉足了聽書業務。

“現代社會生活節奏越來越快,閱讀時間越來越碎片化,給人們的‘眼睛’帶來了極大壓力,讓耳朵代替眼睛正成爲都市年輕人‘閱讀’的重要選項;有聲閱讀爲出版市場帶來了新的經營模式,我們認爲,聽書業務有望成爲出版業新的增長點。”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中國電信閱讀基地有聲運營部總監屠軍如是說。

據屠軍介紹,天翼閱讀于2011年8月推出了手機有聲閱讀平台,發展至今,已經包括WAP及客戶端共有11個一級欄目和28個二級欄目,內容包括有聲小說、鬼故事、文史經典、經管勵志、曲藝影視、幽默休閑、評書相聲、資訊速遞、少兒讀物和成人課堂等十大類節目。2012年,天翼手機有聲閱讀注冊用戶已經超過1000萬,總節目量達8000部,內容時長突破5萬個小時。

2003年就已經開始從事聽書業務的天方聽書網可謂聽書業的先行軍,目前,天方聽書網已經與中國移動、中國聯通、津科電子、新科集團等多家知名企業達成有聲資源合作協議。

不過,在易觀國際分析師孫培麟看來,盡管聽書業務呈現出火熱發展趨勢,但從目前來看,“有聲閱讀業務在國內仍屬于新興的業務,市場的培育和發展尚需一定的時日。”他認爲,現階段聽書業務更適合于特殊人群,如殘障人士及出租的哥等,更大衆化的市場仍待開發。

“好聲音”才能打動用戶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發現,用戶對有聲讀物的音質、時長和內容最爲關注。“有措詞、斷句,沒有讓人頭疼的廣告,還要有豐富的內容可供選擇。”中國傳媒大學學生陳晔提出她對于聽書産品質量的需求。

盡管聽書網站衆多,但不同平台的內容質量卻有天壤之別。記者發現,聽書內容質量的差別主要源于企業對內容的投入。

“好的內容資源才是有聲讀物最核心的競爭力。”屠軍表示,爲了提高有聲閱讀內容的質量,天翼閱讀有聲版通過與各大出版社、網站、廣播電台、電視台、專業制作公司等的合作,建立了具備高水准播音能力的專業播音團隊,以及國內領先的數字多媒體演播廳和錄音棚。“高水平、專業化制播的團隊能保證我們在有聲閱讀領域領先于其他同類産品。”

在投入巨大資源、資金提高有聲閱讀産品的質量後,天翼閱讀也試圖對有聲內容進行收費。“要從一開始注重培養用戶的付費習慣。”天翼閱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肖偉在此前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有聲內容的合理收費是相當必要的。在他看來,付費模式形成後將會引起出版商對聽書市場的重視,從而最終推動行業發展。

版權保護亟待加強

正規聽書網站爲了提高內容質量下很大工夫,但聽書業卻面臨著極易被盜版的難題。目前在國內市場上,正版成本高,盜版卻肆虐成風。

“聽書産品的版權有別于一般圖書,它包括文字版權和音頻版權兩部分。此外,一個合法版權的音頻作品,由于其制作環節多,涉及的文字作者、錄音作者、音頻作者等都需要支付版權費用。”屠軍指出,加之市場、運營等多方參與,有聲閱讀産品的制作過程繁複,成本居高不下。

然而盜版商對于有聲閱讀資源的獲取,在整體版權環境薄弱的情況下卻是輕松低廉,打擊盜版難度極大。天方聽書網負責人孫雨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指出,打擊盜版音頻困難重重,盜版聽書網站對侵權作品的申訴通常都置之不理,或是以網友自行上傳與己無關爲由搪塞推脫責任。

爲了打擊盜版,正規聽書平台也進行了多方面的嘗試。據了解,天翼閱讀在內容引入和版權審核方面就曾聯合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央廣之聲,試圖形成一道抵制盜版、維護正版的保護牆。同時在版權技術上,天翼閱讀也聯合浙江大學對有聲讀物的版權保護工作進行深入研究,並應用到天翼有聲閱讀平台中。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國內尚未出台有關音頻版權保護的相關法律法規,版權保護也成爲網絡有聲讀物的難題,例如有聲讀物網的版權申明,就沒有明確地劃分文字稿件著作權人、播講稿著作權人以及原著作版權的問題。孫培麟也談到,伴隨用戶習慣的改變,線上是未來內容傳播的主要途徑,其版權問題需要相關部門出台更嚴厲的懲治措施。他建議,針對互聯網出版維權這一難題,加強網絡的司法實踐,杜絕不良有聲讀物通過網絡傳播。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