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數字印刷》正文
提升數字印刷的系統效能重在自動化印後
2016-01-29 09:09:12  來源: 科印網

正如數字印刷獨有的技術優勢突破了傳統印刷所不能及的“一張起印、張張不同”的瓶頸,數字印後的優勢也已經被廣大從業者認可。數字印後正在用數字的方式重新定義原有傳統印刷印後加工工藝,如燙金、模切、局部UV上光、可變裝訂、可變裁切等,這些工藝都已經可以通過簡單的電腦操作來實現。

衆所周知,印刷系統效能不以單個設備效能決定,而是遵循木桶原則,即整個系統中産能最低的部分決定了整個系統效能。在數字印刷設備日趨成熟的情況下,數字印後成爲提升數字印刷生産鏈條效能的重要部分。

歐洲與國內印刷企業的生産狀況對比分析

歐洲印刷企業的生産狀況

近些年,筆者走訪了一些歐洲的印刷企業。以法國CPi公司爲例,其處于巴黎的偏遠郊區,距巴黎有1個小時車程,在CPi的工廠園區可見幹淨整潔的廠區,廠區內外鮮見工作人員,整個車間裏分爲傳統輪轉印刷和數字噴墨輪轉印刷兩大部分,兩部分的生産線全部連線印後設備(折頁、分切、配貼、膠訂、裁切、收集),所有設備處于高速運轉,整個車間共計3個工人,其中2人負責在膠訂龍生産線上剔除廢品,1人在傳統輪轉設備上更換印版,數字噴墨輪轉設備無人值守,設備依然保持著穩定運轉。

另接觸過的一些歐洲印刷企業,其整個印後裝訂環節基本都通過設備的高度自動化來實現,一個20多個夾子的膠訂龍連線三面切只有1人在操作維護,同時該設備還與精裝龍等其他設備進行傳送帶連線作業,精裝龍也只有1人操作,即使出現問題該員工也可迅速進行維護和調整。

中國印刷企業的生産狀況

而筆者所看到絕大多數中國印刷企業的廠區,印刷機根據機型不同往往配備3~6人操作,每個印後裝訂設備周圍都有若幹人,像膠訂龍和精裝龍這樣大型的設備最少也有4~5人在操作和維護,同時還有大批的工人在進行純手工作業。

這些場景與歐洲的印刷企業形成鮮明對比。其實很多中國印刷企業的印後設備具備一定的自動化生産能力,但很多設備的選配件都沒有選購,而這些選配件往往是提高印品品質和設備自動化程度的關鍵。此外很多國內企業經營者認爲投入大量資金購置設備不如人工完成,但這只能暫時減少資金投入。如今企業開始面臨人工成本上升、國家政策改變、同質化競爭激烈等問題,才會去思考如何降低企業成本,數字印後的崛起正是爲了響應印企的需求。

選擇數字印後設備的關鍵點

數字印刷的商業模式核心就是以客戶需求爲導向,合適的印後設備能夠最大程度地匹配生産任務的數量、質量、工藝特點、周期以及客戶的其他要求,增加産品附加值,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因此,用戶要根據自身的實力和工藝流程選擇合適的印後設備。

如今的生産型數字印刷設備大體可分爲單張紙數字印刷機和卷筒紙數字印刷機,其印後解決方案的構建思路與要點也不盡相同。

單張紙數字印刷系統的印後解決方案

單張紙數字印刷機多適用于小批量中檔印品(如畫冊、宣傳冊、出版社樣書、說明書等),以及其他靈活散單(如會議文件、標書、菜譜等)的印刷,客戶對上述産品要求包括質量高、交付周期短、附加值高等。在印後設備選用上,一般來說可以選配中速靈活膠裝機、騎馬釘或小型表面整飾設備等。同時,還應考慮到印後設備與數字印刷機之間的匹配性。例如,如果是HP Indigo,就要考慮到Indigo使用的是電子油墨,印品表面容易劃傷。而很多采購Indigo的企業都是用來印制高檔畫冊、菜譜、封面等對品質要求較高的彩色作業,所以覆膜設備就要優先考慮防劃傷功能,這樣才能使Indigo的高品質保持不變。同時一些使用靜電碳粉技術的數字印刷機也會在覆膜上遇到問題(如印品覆膜不久出現脫落和起泡的問題),這是因爲碳粉的成像中會有硅油的參與,所以針對碳粉的印品還要在覆膜的同時進行優化處理,例如捷克的KOMFI數字覆膜機,就可以很好地避免以上問題。

卷筒紙數字印刷系統的印後解決方案

卷筒紙數字印刷機主要適用于中等印量的圖書印刷及其他中檔印品,特別適用于按需印刷。其印後生産線對自動化程度、穩定性、産能等均有較高要求。隨著卷筒紙數字印刷的興起和發展,目前許多知名印後裝訂設備制造商正在積極尋求卷筒紙數字印刷印後裝訂加工的解決方案。選擇卷筒紙數字印刷系統的印後解決方案,首先要選擇的是數字印刷機與後道裝訂選用全連線、離線還是近線。

1. 全連線加工

全連線加工是目前應用較多的解決方案,其將印刷、分切、折頁、配頁、膠訂、騎馬釘、裁切等工序進行整合連線,可以針對每一類産品,無論是精裝本還是簡裝本,設計出相應的加工方案,具有效率高、質量穩定、一次成型、占地面積大等特點,可實現從“紙卷”到“成書”的連續加工。目前國際上實現印刷全自動化生産的企業是以意大利Rotomail爲代表的智能化POD工廠,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從客戶端的電子文件到客戶端的成品書全流程的監控以及數字化的POD生産。

2.離線加工

離線加工是將印刷單元和印後設備完全分離,即首先實現“紙卷”到“紙卷”的印刷加工,再完成“紙卷”分切、折頁、配頁、膠釘(裁切)等相關後道工序。或者是按照“紙卷”到分切、折頁、配頁成帖的生産方式,再單獨上膠訂(裁切)的生産方式,以上兩種生産方式具有投資少、操作靈活、占地空間小、前後端關聯性低等特點。目前國內POD企業大多采用此種方式,如虎彩、中教圖、鳳凰數碼、當納利、京師印務、石油工業出版社等,其都還處于數據端、印刷端、印後端、包裝物流端分離的狀態,尚未實現全透明化的真正按需生産。

3. 近線加工

近線加工是指印後加工系統或設備不與數字印刷機直接相連,而是是通過網絡將工作標准(或數據)傳輸給印後設備或者通過數字印刷機把條形碼、終端標志等信息印刷在紙張上,在印後加工時按照工作標准(或數據)或條形碼上面的信息進行加工。目前應用這種條碼識別系統的企業還主要集中在國外的POD企業,在國內比較少見。國內的POD企業多數采用各個生産環節的設備物理隔離的方式進行生産,生産信息的反饋與收集等水平較低。

隨著數字印後的快速發展,同時也伴隨著數字印刷技術的不斷發展,數字印刷與印後折頁、配頁、騎馬釘、膠訂、裁切等各種形式的嫁接形式層出不窮,這些超前的不同解決方案爲數字印刷企業提供了多種選擇,也折射出許多新亮點。數字印刷生産過程是個系統工程,如果不與先進的印前、印刷工藝相配套的印後加工工藝和設備相連,就不可能生産出優質、完美的印刷品,過去依靠人海戰術的加工方式已不適應當今高效、精美的書刊印刷要求,只有采用自動化、連續化的裝訂設備,才能提高裝訂速度和質量,縮短輔助時間。數字印後正在取代一切能夠數字化的傳統印後加工工藝。

責任編輯: 海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