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耐得住寂寞的“老朱”——書畫大師朱稱俊
2013-10-09 11:30:35  來源: 新華社印務網

“老朱”這個名字,不僅因爲他的畫在美國藝術市場被認爲”寂寞的水墨”,而且得到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主任邵大箴的贊賞:“朱稱俊的畫是耐得住寂寞的水墨畫。”

老朱真名朱稱俊,1946年生于江蘇鎮江。江蘇省鎮江中國畫院教授職業畫家。鎮江市美術家協會秘書長,鎮江市藝術評審委員會評委。作品《茅山春曉》被評爲建國30周年的優秀作品。

八十年代的朱稱俊已經非常有名了,當時李可染大師見到他的畫後贊道:“有傳統又有創新,是最有希望的畫家,在筆墨和功力上堪稱當代中青年畫家的佼佼者。”

不久,朱稱俊已敏感地認識到,對于西方現代藝術浪潮的湧入,需要畫家冷靜而獨立的思考,而非人雲亦雲的盲從。他的藝術創作題材不僅從江南較狹隘的局限向渾厚山水的跨越,同時也展現了構圖高度抽象的新理念。尤其在筆墨和色彩的運用方面,更加引人入勝。他的創作來源于大自然,多年來,他的足迹走過了川西高原和康定高原,也走進過摩梭人家和納西人家。總之,畫家尋求的是天人合一和大自然融合一體的藝術境界。

跨入九十年代後,老朱的藝術創作生涯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移居美國。他先後到過芬蘭、泰國、西班牙等地學習繪畫。1992年移居美國洛杉矶,取名老朱。從此他的藝術創作生涯開始了決定性的一步。在美國的二十幾年中,老朱堅持以中國傳統山水的筆墨和意境爲核心,進行探索和研究。

2005年老朱的作品《古堡》選登在美國郵票上。他的繪畫在明快間尤見蒼勁雄厚,在樸實真情中不乏現代精神,令今日之畫壇爲之側目。他的藝術創作題材不僅從江南較狹隘的局限向渾厚山水的跨越,同時也展現了構圖高度抽象的新理念。尤其在筆墨和色彩的運用方面,更加引人入勝。

今天看到老朱的畫,不僅是一種開放的,自由的,抽象的寫意,也是思想激進和豪邁情感的具體表現。老朱的畫不僅皺擦點染筆墨酣暢,而且色彩的運用在水墨中得到很好的結合,尤其一些國外的場面,在他的筆下充滿了中國文人畫意。他的畫始終以線條爲主,時刻不忘墨染,墨線協調而自然。他的很多作品,既不同于傳統繪畫的積板,又不同于學院繪畫的格套,令今日之畫壇爲之側目。

》》相關鏈接

各家說老朱

邵大箴(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主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

老朱在八十年代已經是江蘇很有名的畫家,而且人民美術出版社當時就出版了他的專集。他不僅在江蘇,在全國也是很有名氣的。他在國外十多年也培養了很多外國學生,如秋麥先生曾在中國舉辦的外國人中華才藝大賽中取得書法藝術第一名。老朱的畫畫得很好。他的筆墨功力,他對中國畫的修養都是傑出的,也是值得我們稱道和學習的。

劉大爲(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副主席,黨組書記

老朱先生的山水畫有相當水准,更可貴的是他在國外十幾年,不像一般海外畫家,會受到各種藝術流派和國外環境的影響變得“面目全非”,而失去了中國文化藝術的根本。而朱先生卻仍然以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筆法,在進行研究探索,並接受歐美各個畫種,各個流派的藝術滋養,使他的山水畫更爲豐富,更具有自己的獨特風格。他在用筆,用墨和構圖章法上都體現出非常現代化的時代精神,這是值得我們國內的畫家學習的。

陳履生(中國美術館學術一部主任)

朱稱俊先生我久有耳聞。我認爲,老朱山水畫的最大特點是保留了京江畫派的傳統。他的畫,不論大小,都是一氣呵成,很流暢,很率意。比較特立獨行,不結幫拉派,喜歡獨立思考,形成自己的風貌。還有,他不像某些畫家,去了國外總有那麽一股“洋味”,本土東西和外國的東西有點“摻乎”。老朱到美國近20年,還是基本上保持了原來的面貌,只是筆墨的運用比以前更老到、更成熟了。當然,在技法上有所創新,在風格上對西畫有所借鑒,表現出新的特點。

滿維起(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美術創作院常務副院長)

我與老朱是去年在美國認識的,老朱的豪爽和實在使我們一見如故。在洛杉矶老朱家裏,我看到老朱的書房、畫案、後園、水潭、花草、石頭……跟國內的一模一樣,仿佛不是在異國他鄉。老朱出國小20年,他的這顆中國心一點沒變。

老朱看美國的風光,總愛說:多有水墨味兒!雖然他畫的是美國,卻始終是中國畫的味兒。老朱家的背後就是山,他堅持上山寫生,現在國內的山水畫家都很少能做到這一點。他在美國這麽多年,依然能保持中國畫的原汁原味,這跟他的修養、底蘊和藝術追求是分不開的。

今天我又看了老朱的畫,他的畫非常精彩,一氣呵成。現在,很多畫家的畫都很做作,而老朱的畫完全是自己真實感情的自然流露。同國內的畫家比較,老朱的藝術創作在心理上沒有壓力,想怎麽畫就怎麽畫,很隨意。國內許多畫家的心都不太靜,也許是因爲有壓力,有的要打入市場,有的需要上畫展,整天在“趕”,能達到老朱這種境界的很少。

陳傳席(中國人民大學徐悲鴻學院教授)

老朱爲人很直率,我喜歡直率的人,不喜歡過分“細膩”的人。老朱在美國那麽艱苦的條件下仍堅持創作,這本身就令我十分驚訝,也很欽佩。看了他在美國創作的作品之後,就更加感動了,他沒有搞那些個洋玩意。而有些人去了國外沒幾天,就開始把一些外國的貨色摻乎到作品裏。老朱在美國將近20年,卻依然保持自己的風格,畫如其人,真不容易。老朱的畫可以概括爲兩點:一是大氣,一是堅持中國的傳統。

另外,老朱的書法也很好,他在美國教美國人學中國書法,對傳播中國文化做出了很大貢獻。我曾給“知識分子”下了一個定義:一是創造和傳播文化;二是關心國家前途和人類命運;三是批判精神;四是獨立人格。老朱非常好地盡到了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

陳醉(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

看了老朱的畫,第一感覺是:功力很深。在老朱的畫裏,我們可以看到,他的“筆”很好,“墨”也很好。第二感覺就是:老朱對整個作品、整個對象的感受表現非常好。他把自己的感受非常自如地“翻譯”到紙上,筆墨的語言表現得淋漓盡致。尤其是,他用中國的技法用來表現異國的事物,這在以往的畫家中是很少見的。

第二點是老朱在那樣的氛圍裏畫這麽“原質”的中國畫,這在中國畫界是很少見的。我接觸過不少出國的畫家,油畫界有,中國畫界也有。有一種感覺,很多人出去以後,畫的畫就成了那種“行畫”,非常可惜。但這也是一種文化上的無奈。所以老朱在這一點上是做得很好的,能夠始終保持自己獨特的表達方式。

第三點是,由此聯想到整個中國藝術的發展問題。現在很多人談“創新”,在國內討論這個問題和在國外不一樣。在國內,創作的自由度很大,尤其改革開放以來,只要不違背大的原則,畫什麽和用什麽方法畫,都可以。在國外,除了生存是一個問題之外,還有一個就是環境的影響。而老朱在美國這樣一種生活環境裏,依然能把“原質”的中國畫法保持下來,並有所發展,這確實同個人的理想和追求有關系。

呂品田(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觀察》主編)

老朱的畫,就像他這個人一樣,非常實在,非常熱情,充滿生氣。老朱的一部分畫帶有理想主義的色彩,這實際上是在守護自己的精神家園。在異國他鄉,這是他精神的慰藉和心靈的散步,爲心中的理想、爲一種對中國文化的眷戀之情而畫。這樣的畫,給人一種真切之感,非常純淨,有一種質樸而感人的東西。而且,老朱的筆墨非常好,我想用“綿厚”這個詞來形容,綿長而厚重。從他的畫中可以感覺到一種蓬松,但是這種蓬松又不缺乏力度。這是老朱畫的一個方面,最能表現老朱理想的那一方面。

老朱的畫也有面對現實的。他在繪畫上用相應的手法表現了出來,把中國畫的筆墨從程式化裏解脫出來。他用的是中國的筆,中國的墨,但沒有按中國畫的程式來,用潇灑的筆墨來表現他所看見的現實的、客觀的世界。他的作品畫面是跳蕩的,這種跳蕩就是我們常說的“現代感”。用中國的筆墨作繪畫的“拼貼”,這也是一種現代感。這一類的創作在老朱的作品中能看到許多。

老朱對傳統的東西有很深的功力,對現代的東西也很有靈感,如何讓二者結合得更完美,我想還是可以繼續開拓的。

舒建新(中國畫研究院美術館館長)

老朱的書法很好。老朱的畫風跟他的性格有很大關系,盡管是江南人,卻有北方人的性格,很豪爽,他的畫也是這樣。許多國內畫家到歐美之後,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西方美術思潮的影響。老朱卻始終把握著中國畫的底線,把握著中國傳統繪畫的模式,很不容易。

今天看了老朱的畫,我有一個感覺:他的畫意境更厚重了,筆墨也更有味了。在美國那樣一個浮躁的環境下,能發生這樣的變化真的很難。老朱畫了一些美國的山水,根據我們自己的創作實踐,用水墨表現西方的山水,很不好畫。老朱在這一點的把握上就非常到位,我們一看就是中國畫,畫的又是西方的東西。老朱的畫在構圖上也有所突破,借鑒了美國本土繪畫的一些元素。他那幅《科羅拉多大峽谷》,那麽大的畫,一次畫下來是不可能的,但連貫性非常好。線條的疏與密,用筆的嚴謹和水墨的自然流動性,把握得非常好。

劉龍庭(中國美術出版總社資深編輯)

我想談談老朱水墨畫的用“水”。水墨畫如果畫得很幹,味道就會差一點。所謂“幹濕濃淡,虛實相生。”中國畫講究筆墨,筆和墨的媒介就是水。老朱畫裏的“水”運用得很好。中國畫是一個系統,包括水墨、重彩、白描、“沒骨”,還有寫意、工筆、半工半寫,用一種工具或一種材料是概括不了的。中國畫還是一個品牌,這個品牌要靠我們中國人自己來弘揚。

朱稱俊用中國畫的形式畫了美國的科羅拉多大峽谷,這不就是“走向世界”嗎?這是《老朱畫展》中最好的一幅畫。如果中國畫家用中國畫的形式把世界的名勝古迹都表現出來,並且達到一定水准,這就是走向了世界。老朱畫了許多美國小城和古堡,很有新意,很有韻味。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