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心有絲路雲飛揚
2017-03-02 18:14:29  來源: 新華社印務網

缪法寶教授之“一帶一路”畫作的啓示與感悟

新華社《新華黨建》主編 帥政 

      一條絲綢之路,那是連接中華民族與世界各民族的天路,那是一條富強之路,那是一條凝結了曆史文化的光明之路,那是政治家、經濟學家開辟的遙遠之路,那是詩人、畫家、文學家們傾心讴歌的藝術之路。

 

      畫家缪法寶特別傾心于這條天路。在這位八十歲老畫家的心裏,這條路是他藝術的天路。他把自己獨創的藝術特色帶進了這條天路。

 

      我鍾情于江南水鄉的清美娟秀,更欣喜于北國峰巒的粗犷蒼茫。婉約與豪放,兩種美學流派兩種審美傾向,一直成爲世界藝術的兩條長河,盡放異彩。婉約派作品語言清麗、含蓄,表達的感情婉轉纏綿,刻工精細,精雕細繪,融情于景。豪放派作品氣勢豪放,意境雄渾,充滿豪情壯志。如果將兩種風格融于一幅藝術作品之中,確實很難。然而,在著名畫家缪法寶教授的畫作裏,我感受到了兩種美學風格的統一。這是藝術家思想境界與藝術境界同時都達到爐火純青時走進的必然王國。缪法寶教授筆下的41幅“一帶一路”畫品,無一不具有這種震攝人心的藝術效果。

 

     人民畫家的心裏始終裝著他自己的祖國和人民。國家在發展,時代在前進,人民在呼喚。與時俱進的藝術家,其思想的源頭總是在國家的發展進程中找到一脈相承的活水。

 

     問渠哪得清如許,爲有源頭活水來。進入新時代,以現實主義爲創作特色的缪法寶教授把畫筆指向“一代一路”的偉大戰略。

 

    “一帶一路”分別指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帶一路”作爲中國首倡、高層推動的國家戰略,對我國現代化建設和屹立于世界的領導地位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提出,契合沿線國家的共同需求,爲沿線國家優勢互補、開放發展開啓了新的機遇之窗,是國際合作的新平台。“一帶一路”戰略在平等的文化認同框架下談合作,是國家的戰略性決策,體現的是和平、交流、理解、包容、合作、共贏的精神。

 

    “一帶一路”連接著過去、現在和未來。這是中國與世界各國共同繪制的一幅恢宏畫卷,在中國新一代領導人的心中,更賦予了它新的生命、新的思想、新的內蘊,目前正在全球徐徐展開。它跨越萬裏海域,牽起亞歐非多個經濟圈,托起了世界最壯觀的經濟走廊。

 

  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是在2013年9月訪問哈薩克斯坦時的演講中,他指出,橫貫東西、連接歐亞的絲綢之路,完全可以成爲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共享和平、共同發展的新的絲綢之路。時隔一個月後,他又在訪問印度尼西亞時提出了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是習近平主席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順應地區和全球合作潮流,契合沿線國家和地區發展需要,立足當前、著眼長遠提出的重大倡議和構想。

 

   “一帶一路”發展戰略構想提出三年來,引起世界沿線國家的廣泛共鳴,共商、共建、共享的和平發展、共同發展理念不胫而走,沿線60多個國家響應參與,並與他們各自的發展戰略積極對接。

 

   “‘一帶一路’追求的是百花齊放的大利,不是一枝獨秀的小利。”習近平主席在今年首訪中東期間在當地媒體發表署名文章說。在一系列實際舉措中,一個個合作項目開花結果,疊加起豐富的絲路“風光”,在時光的度量尺上,镌刻下“一帶一路”建設全面推進的堅實步伐。時間將進一步認證:“一帶一路”成爲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協奏曲,在內外聯動、海陸統籌的對外開放新布局中,使古老的“絲綢之路”延伸成爲現代版“國際大合唱”。

 

      年屆八旬的缪法寶教授深深明白“一帶一路”戰略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政治意義、經濟意義和文化意義。他把重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識到的曆史內容,與自己一直以來孜孜探求的美學形式相互交融,並賦予新的藝術生命因子,從而在現代版的“國際大合唱”中,獨領風騷,成爲第一個藝術的“領唱者”。

 

      心中有溝壑,筆下自乾坤。

 

    從曆史上看,古絲綢之路不僅是一條通商合作之路,更是一條和平友誼之路、文明互鑒之路。中國走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國,文化的橋梁作用和引領作用尤爲重要。“秉持開放包容,鼓勵文明交流。”“ ‘一帶一路’延伸之處,是人文交流聚集活躍之地。民心交融要綿綿用力,久久爲功。”習近平主席對中國與中東做民心交融的合作夥伴寄予期望。中國將實施增進友好的“百千萬”工程,著眼文明互鑒,覆蓋典籍互譯、智庫對接、人員培訓、藝術家互訪等多項內容,一系列舉措將在“一帶一路”沿線人民特別是青年心中播撒下團結友好的種子,讓人才和思想在“一帶一路”上流動。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人類命運從未如此休戚相關。中國以“首善其身、兼濟天下”的大國胸懷,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爲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倡導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爲前所未有的國際合作倡議和理念,“一帶一路”的建設,是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人間正道。

 

   從這樣的思想認識點出發,去觀察和審視缪法寶的41幅畫作,其藝術的深意便會不言而喻。而作品的言外之意,則更加綿長而悠遠。

 

    “絲綢之路”是西漢時期張骞出使西域時開辟的一條地跨中亞、西亞、並連接地中海各國的多層面重要通道,時間上跨越2000多年,曆經中國曆史上先秦、漢唐、宋元、明清4個時期,爲璀璨的華夏文明與西域古文明的交往搭起了跨時空的橋梁。

 

       缪法寶教授在學習了總書記的講話後,對西北風情和絲綢之路大有感慨。在多年前就曾遊曆西北大山大河,跋山涉水三次到過新疆進行實地采風和寫生,一路走過河西走廊、甘肅、甯夏的絲路重鎮,用自己獨特的藝術感悟和審美視角,給我們帶來了一幅又一幅鴻篇巨作。最初在2008年創作的《初踏昔日絲綢之路》的巨型丈二作品就已被文化部收藏,並出版在缪法寶榮寶齋大紅袍畫冊中。之後的2012年,缪法寶教授不斷構思畫面和組畫題材,在《大美中華》系列作品中又創作了《河西走廊》這幅體現絲路河山瑰麗的作品,2014年由福建海外聯誼會主辦的“美麗中國夢、深厚華夏情”個人畫展中展示的《絲綢之路》則又是另一幅心血之作。

 

      老藝術家一直心系祖國發展,在獲得各項榮譽的同時不忘自己弘揚文化的使命,曆時8年用心筆耕,2015年“絲綢之路”組畫相繼完成,飽含深情的山水畫卷中,一山一石、一花一草都是畫家的心血點滴凝聚。缪法寶教授的絲綢之路作品累計41幅,有描繪國內地貌多樣,景色各異的《絲路風情》、《西出陽關》、《樓蘭風沙》、《莽莽昆侖》等邊疆沙漠草原風光與中國筆墨山水的高超結合。也有描繪異國風情的《大秦帝國》、《波斯》、《君士坦丁堡》等創新山水畫,此外還有反映邊關豐物的作品,例如《晶瑩碩果》、《種瓜得瓜》、《茶》、《駿馬》等,人物作品也有《天山舞》、《飽經風霜》、《思路所見》、《敦煌飛天》……作品從各個角度展現了立體可感的絲綢之路,是畫家的來自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文化提煉。作品寄托了作者對祖國繁榮強盛的美好祝願,也是爲文化強國、展示泱泱大國文化自信貢獻藝術家的力量。

 

      讓我們在一幅幅的畫作裏,感受畫家那顆跳動著的心吧!

 

      在《河西走廊·絲綢之路》中,那以油畫技法與傳統的國畫技法交相運用而展現的蒼蒼茫茫的群山,讓人感受到畫家心的波動。那起伏的山峰,分明就是大地的心律,讓人不禁想到那遙遠的曆史以及沉澱于曆史中的千古人物。

 

      再看看那《海上絲綢之路》的波濤和燈塔吧!那浪花觸礁而飛濺,畫家給了一個電影裏的特寫鏡頭。透過那鏡頭,我們浮想聯翩,激蕩起人們心中的波濤。千江有水千江月。千百年來,我們這個民族如同一葉扁舟,在波濤洶湧的江海裏,尋找著民族複興的光亮,而一次又一次地觸礁而濺起如千堆雪的浪花,最後只能唱出“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空歌。我由此而想到畫家在其《初踏昔日絲綢路》的畫作中所體現的心之所思所感。當畫家站立于風雨蒼茫的崇山峻嶺之間的時候,那位站立者既是畫家本人,又是每一個觀賞的人。曆史總讓人們去深刻反思,思考人類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人類的道路該怎樣走?畫作昭示的僅僅是藝術嗎?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一幅畫揭示的東西,遠遠地大于畫品本身。

 

      再回頭看看那《沙漠英雄樹胡楊》吧!在漠漠沙塵裏,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一根根裸露在沙漠裏的胡楊樹,以堅毅不拔的力量,深深紮根于大地,展示出生命的頑強。安忍不動如大地,靜慮深密如秘藏。“一帶一路”所揭示的真理,不也是這種頑強的精神嗎?大道至簡。我們該從那一根根挺拔的胡楊樹中感悟,堅毅地接過曆史傳承的薪火,照亮自己前行的道途。

 

      我最喜歡缪法寶老師的《大美中華》。那深遠天空裏的紅日,那如同紅綢一般飄蕩于千山萬壑間的霞光。那沉浸在紅日霞光裏的萬裏山河,那是我們偉大民族複興的中國夢,那是我們心中的紅日。油畫的光學技術,晃若西方印象派的密法,與中國版畫的藝術手法完美地統一于山水旭日裏,體現出畫家思想的明朗與技藝的娴熟,給人一種奮發向上,生機勃勃,充滿自信與力量的感覺。這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人民的福祉。

 

      大風起兮雲飛揚。觀瞻“一帶一路”41幅畫作,我的心隨幅一起飛揚,從現在飛進曆史,從曆史飛向未來。思維的翅膀不停地在飛躍,好像一只大鵬鳥,展翅于現實與藝術中。這讓我不油得想到了莊子的名句:“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裏,抟扶搖而上者九萬裏,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畫即是詩,詩即是畫。藝術是相通的,人的感官是相通的。過去、現在、未來是相通的。古今絲綢路本是一條路,千萬人也是一個人。80歲畫家缪法寶的心裏裝著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的心。通過一幅幅畫作,我們心中到底能湧出多少波瀾?那波瀾連接著人生,連接著世界,連接著宇宙。我們的心在畫卷裏走得愈來愈遠,一直走向無盡的遙遠,遙遠又遙遠。

 

 

 

 

 

 

 

 

責任編輯: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