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正文
沉靜寫丘壑潛心悟畫道
2018-01-11 08:32:52  來源: 光明日報

沉靜寫丘壑潛心悟畫道——林存安山水畫藝術解讀

     【美術經典】

      林存安先生長期從事山水畫,數十年如一日,潛心畫藝,筆耕不辍,每有佳作面世,無不讓人感奮。尤其是他耳順之年以來,勤勉有加,筆墨精進,情趣變得更爲率真而閑適,畫風變得更爲沉靜而自然,畫境變得更爲博大而超然。

 

      清代畫家龔賢論畫說:“畫家四要:筆法、墨氣、丘壑、氣韻。先言筆法,再論墨氣,更講丘壑,氣韻不可說,三者得而氣韻生矣。筆法要古,筆氣要厚,丘壑要穩,氣韻要渾。又曰:筆法要健,墨氣要活,丘壑要奇,氣韻要雅。氣韻猶言風致也。”以此觀點來賞析、品評林存安山水畫尤其是近期作品,其在筆法、墨氣、丘壑、氣韻諸方面都多有可圈可點之處。

 

      林存安筆下的山水,多爲徽山徽水,有全景式巨幅,宏闊雄峻中見壯美境界;有邊角式小幅,深邃幽僻中見秀美景致;或黃山白嶽勝境,春山秋水,渾厚華滋;或皖江風景,朝晖暮雨,混茫蘊藉;或家山風情,曠原樸野,鄉愁纏綿。其畫格總體屬于寫意一路,以書入畫,筆法剛健自由,線條遒勁而靈動;以筆主墨,墨氣暢達淋漓,墨彩沉厚而豐富;丘壑構成匠心獨運,不拘陳規而多有變化;氣韻于筆墨形式中浮現,在丘壑構成中彌漫。林存安的山水畫畫風嚴謹理智而又不失自由靈動,所呈現的藝術境界沉靜深邃而又具有曠博氣象。

 

      現當代安徽畫家大都受新安畫派影響,林存安亦不例外。黃賓虹先生曾總結新安畫派的藝術經驗和傳統,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師古人兼師造化”。黃賓虹、賴少其就是繼承弘揚新安畫派優秀傳統,堅持師法古人與師法造化並重,借古開今與清醒拓新統一,開辟山水畫藝術新境界和新前景的大師、巨匠。林存安在很大程度上受其啓迪。他潛心學習新安畫派前輩,對戴本孝、漸江、程邃等前輩大師的畫境、結體和筆墨技藝更是充滿敬意,心追手摹,用功甚勤,同時對金陵畫派龔賢的繪畫構型造境多有參照學習和借鑒。但他師古不泥,化古爲我,“似古人之心”而非純粹“似古人之迹”(石濤語),“我以我法”(梅清語)畫黃山。在他的繪畫中不難看出新安畫派筆墨形制的影響,其自家面貌和藝術追求也表現得十分明顯。

 

      林存安堅持師法自然造化,數十年堅持寫生與創作的有機統一。他沉潛徽山皖水,以造化爲師,長期不斷寫生,其目的是體驗和積累審美感悟,醞釀和積累胸中丘壑,而不是純粹尋找繪畫素材,更不是摹仿自然、照搬風景于畫中。你看他的那些所謂“寫生畫”,或面景對寫,或離景憶寫,或目識心記,“山水皆備于我”,都爲我所用,大膽裁剪,精心取舍,因此有實有虛,實中有虛,虛中見實,“虛實相生,無畫處皆成妙境”(笪重光語)。你再看他的那些所謂“創作畫”,都是以自然真境爲表現對象,有的就是從寫生畫稿整理、取舍提煉再創造而來,但絕不是對自然的摹仿寫實,而是虛實結合,虛實相生,“以不似之似似之”(石濤語)。譬如《北瞰黃山圖》《黃山如鑄白雲如海》,你一看便知畫的是黃山,但說不清畫的究竟是黃山的哪座山峰,似黃山又不似黃山,不似黃山又絕似黃山。他所畫黃山,不僅是他眼中的黃山,更是他胸中的黃山,是石濤所謂“搜盡奇峰打草稿”“予與山川神遇而迹化”的結晶。他畫黃山如此,畫齊雲山、九華山、大別山亦然。從這裏,可以看到林存安傳承弘揚了中國畫“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王璪語)、“意存筆先”(王維語)的優秀傳統。

 

      林存安的山水畫屬于“寫意”一路,其“寫意”並非表現爲“逸筆草草”,也非“肆意縱恣”,而表現爲繼承中國文人畫的“寫意”傳統,注重書法用筆,抒寫胸中丘壑,表達情操品格。

 

      林存安繪畫注重抒寫功夫,無論大幅還是小品,筆墨的法度、節奏、韻味都十分講究,其書法用筆的點線皴染都生動而精到。這得益于他自幼開始臨習書法,數十年練筆不辍,于碑帖用功甚勤,于楷書、行書功力尤厚。其畫真正是“寫”出來,是骨法用筆,氣韻生動。劉大爲先生曾贊:“他的山水畫通篇注重個‘動’字,筆動、墨動、色動,動中有靜,靜中生情,情中入境,在流動中産生節奏,在節奏中形成韻律,樹與樹顧盼生意,石與山相互照應。畫中的每一個元素有情有意、有血有肉,富有生命。畫中的意境,因覽宇宙之寶藏,窮天地之生機,渾然天成,氣韻自生。”林存安重視筆墨精進,以技進道,于筆墨中見性情、見意趣、見生命律動,通和天地之道,成就繪畫藝境。

 

      潛心悟畫道,沉靜寫丘壑。林存安力圖以沉靜之風、虛靈之氣,展現山水深邃之“內美”、天地無言之“大美”。而“大美”爲莊子所尋覓,“內美”爲黃賓虹所探求,他當下雖未能至卻心向往之,我們爲他點贊。相信他未來將有更多精品力作問世,我們期待著!

責任編輯: 漾波